当前位置: 首页 >> 饮食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时间:2023-12-12 浏览量:11次

在越南,再癫狂的老鼠都有它最终的归宿。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尽管越南版的十二生肖中,

猫取代了兔子的席位,

但仅仅靠猫来治理鼠患,显然不太现实,

当把老鼠划归为食材,一切问题似乎都迎刃而解。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一些越南人,有着自己独特的烹制老鼠的技巧。

“烧烤,是对这些荒野精灵的最大尊重,它最大程度上了保留了鼠肉的美味,涮锅则用低温烹饪的方式,锁住了鼠肉的营养精华,

无论如何,

都不太推荐鼠肉刺身,可能会有不太干净的寄生虫。”

当你想体验一把不一样的东南亚地域风情,

越南的鼠包饭,可能会是你的最后一站。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这是一种将老鼠裹进米饭后再油炸的家常美食,

在越南拥有特殊的地位,

它提供了充足的碳水、蛋白质和特殊的维他命,

足以让你在芽庄的街头暗巷翩翩起舞。

鼠包饭是乡野的越南面包,加工时并不去除老鼠的内脏,在品尝同时可以享受到鼠肉和鼠杂的双重味蕾刺激。

有人形容那种复杂的人生体验,就像拥堵在奈何桥上,

导航失灵,无法插队,

你只能默默接受这种诡异的幻境和身后小鬼的推搡。

它对于第一次接触啮齿类食材的食客来说并不友好,扑面而来的荒唐感令你的越南之行留下刻骨铭心的注脚,

下一次去迪士尼,

看见米奇冲你微笑,可能眼前都会浮现出凶兆。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就算你在黑暗料理界有着深厚的修为,可能也会在鼠包饭面前暗吸一口凉气,这口气中有老鼠最后的嘶鸣,不解的呐喊和馥郁的浓香。

甜糯软粘的越南大米,成了金黄酥脆的锅巴,就像米奇妙妙屋外的巧克力外壳。

这些仿佛经过训练的老鼠,

带着一枚枚碳水炸弹,纷涌至你的贲门,幽门和嗯门,与君共舞,

然后又玉石俱焚,在生与死之间,颠覆一切人间快感。

不是所有人都能降得住这味地道的越南珍馐,不解的瞳仁依次回放《猫与老鼠》最后的片段,杰瑞被汤姆逼至墙角,

却被人类点化飞升,这是东南亚的美食童话,

“人民的表情,不会说谎。”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老鼠偷了人类的大米,越南人则偷了老鼠的灵魂。

相比于猫,越南的老鼠更惧怕越南人,当一个西贡的捕鼠老炮,操持低沉的烟嗓,对着隐蔽的洞口,呢喃出“Em yêu Anh đang ở đâu?(哪呢?宝儿)”任何身经百战的老鼠头领,都扛不住这种直白的咒语攻击。

它们驻足,顿首,缴械,目光空洞,放弃了一切对于食物和交配的争锋。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越南朔庄省的职业捕鼠工,有着更加简洁的口令。

在捕鼠前,一些农民会对着洞口发出类似“爹滴滴”的声音,就像中国的土狗无法拒绝“嘬嘬嘬”。

越南的老鼠在听到喊爹时格外兴奋,一个个跑出洞口查看究竟,此时,它们就会被设置在洞口的捕鼠笼抓获,即便如此,进入笼中的老鼠也不断地大呼小叫,以为过上了上等人的生活。

周成县胡德建社的农民阮成典,曾靠着捕鼠的手艺,买了联合收割机,真正实现了收割自由。

他捕捉的老鼠每只都保持着压秤的份量,小一些的会放生到朋友的田里继续发育,只有超过3公斤的才能在市场上真正卖出价格,每公斤价格在6万到9万越南盾(合人民币17-26元)。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越南的田间,藏着无数的财富,这些财富通常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群体作案,又集体投降,市场中旺盛的刚需,让很多勤劳的越南农民过上了好日子。

有的人甚至表示,捕鼠贩卖的收入,比种田要高的多,在深更半夜,经常能看到一个个在田间地头游动的头灯,微弱的光芒点亮了捕鼠人的脸庞和明天,由于老鼠数量有限,即使一对健朗的老鼠夫妇,24小时不间断繁殖,也难以满足越南人民的食材需求。

所以经常可以看到半夜时分的越南人,跑进了其他人的田地,他们不偷菜,他们只偷鼠。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不是所有的老鼠都能有进入市场的资格,越南人大部分捕捉和吃的是一种田鼠,这些田鼠被捉后,除毛然后卤制,和它们生活区域的绿色植物一起,被当成预制菜贩卖。

越南人开发出了花式繁多的烹制老鼠的技巧,但越南人似乎对“鼠包饭”情有独钟,毕竟这是两种越南人最喜欢的食物融合在一起,快乐应当加倍。

在制作鼠包饭时,人们会先给这些可爱的小家伙沐浴,在70度水温中,田鼠们安详地合上了双眼,任由人们的手指在其身上来回抚弄,触摸。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然后,这些狂野的食材被施上低筋面粉的魔咒,随着加持上一件件米饭外套,它们与它们最喜欢的主食永久地合并在一起。

这样的安排,冲突又充满浪漫,如同醉鬼梦拥佳酿。

翻滚,继而挤压,一位灵巧的越南农妇,

能在十分钟制作出足够一家人晚餐的“米老鼠”。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对于孩子们来说,这些外人不理解的手作包饭,藏着妈妈的味道。

成年的田鼠,可以做成包饭、烤串或生拌,

一些鼠仔还可以做成“掌中宝”,“味道比鸡脆骨还要好。”

那些睡眼惺忪的鼠仔,是越南人的鼠来宝,

“即便放生到朋友的田里,它们也无法独自生存,不如让它们与父母团聚”。

而最简单的烹饪方式,似乎才能激发出这些袖珍食材的自然之味。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越南人对鼠肉爱得深沉,如今在国内也有大量养殖的竹鼠,但是食用还是要足够保持谨慎,十分不推荐尝试,尽管我们尝试过天南海北的邪门美食,但鼠肉还是数量众多的红线之一。

越南人对鼠肉的特殊情感,来自历史上物质困难时期,人们极度需求动物蛋白。

当看到一只只丰盈肥美的田鼠,奔跑在田间地头,一部分拥有远见卓识的越南人决定先试试再说,

犹如我们的先人尝试大闸蟹和小龙虾,

一个物种一旦被列为食材,它与人类的关联就变得十分紧密。

如今越南的田鼠养殖产业也是十分火热,在一些越南街头,会看到一些售卖田鼠肉的专营店,

人们购买现挑现宰的田鼠,就像你出门买根油条一样正常。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吃过越南鼠包肉,地球从此无依恋(慎入)

尽管仍不被世人理解,

但不少越南人似乎也并不在乎外界的目光,自己吃饱了就好。

那些神秘而低沉的越南情话,

至今仍在越南的深夜乡野间不时响起,

“Em yêu Anh đang ở đâu?(哪呢?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