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工程数学-【2024年6月更新】

时间:2024-06-30 浏览量:0次

工程数学-【2024年6月更新】

前一阵子,(应该有一年以上了)突发奇想地觉得应该要加强一下英文。稍

稍打听了一下,就报名了台大的语言中心。(好像叫LTTC)找了我可以的时

间,每个礼拜去上。老师是一个外国人。

结果,第一次上课,下课我就和他去了宾馆,疯狂的做爱……

呵呵,……如果你真得这么想,那真的就变成a片情节了。并不是这样的好

吗!

我和老师的对话,从来只限于课堂之中,没别的。而且英文真得有进步。

我去上课不喜欢穿上班的套装,所以如果可以,我都会回家换一下衣服。而

潜意识里,都会穿的比较休闲而朴素:T-shirt、细肩带、格子裙、休闲

鞋或球鞋。这样比较有当学生上课的感觉!

大概上了三、四次课,由于每堂课都有互相讨论对话的机会,同学间都算是

互相认识。

Jonathan(打他名字真麻烦,而且我们都叫他Johnny)是一

位大学生,也是所谓的「理工科系」的高材生。他并不是种第一眼就会抢眼的帅

哥,不过整体感觉很整齐,有点乱的头发,却不让人觉得讨厌。他很阳光,喜欢

讲笑话,这样的气质其实反而更容易让人接近。

起先我也没特别注意他,直到三、四次课后的那天。下了课,他不知是不是

刻意地与我并肩走着,我们自然聊着天走出语言中心。夏天的夜晚,他吃冰的提

议很自然地没被我拒绝。

「到哪里吃冰啊」我问他。

「这……离这里有一点距离,可是真的很赞的冰哦!不然的话,我用脚踏车

载你去,不然就要用走了……如何」

我有点不太能想象我被用脚踏车载的样子。不过好奇心驱使我答应了。

我站在脚踏车上,(哎唷,我也不会形容,有没有台大的人可以帮我讲解)

扶着他的肩膀,就这样被他载到大门口。他把车停了,我们穿过马路,到了

一个冰店坐着吃冰。

那段路才几分钟,但很有趣,我以前从没这样被脚踏车载过。要不是校园里

许多类似的画面,我一定会想到更浪漫的模拟。

我们吃着冰,随口闲聊着。他讲起他的功课、宿舍、社团,我也随口应着话

题。

讲到他的宿舍,他一直强调男生宿舍很恐怖。

「你要不要来看虽然说脏乱的程度会让你吓死。」他突然问。

「那你还带我去!」我说着,心下想着,才不熟就邀我去他宿舍,会不会

怪怪的。

「让你看看全国第一学府的宿舍是什么质量的。」他咧嘴而笑。

「我一点都不想看呢。」我反嗔道。

那次吃冰感觉很好,让我感受到重回学生时代的单纯。自然地,他第二个礼

拜的下课后,吃冰的提议也同样成行。

同样的冰店,被一群学生包围着的暄闹感,我也变成学生了。

就这样,几乎变成一种习惯默契,下了课,两个人就去吃冰。而约两、三周

后,这次他提议不要吃冰,去喝咖啡。我们就走到了咖啡厅,点了咖啡、点心,

开心地谈天。

话题不知怎地转到感情。他谈到他交过的两任女友一些种种、谈到他现在感

情的真空、不想负责任的心情,很有技巧地问到我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我说,故意地不提我已经结婚了。

「那以前交过吧不可能没有的。」他还是追根究底地想问。

「有啦。」我敷衍着,心下想着:你如果知道我的故事,应该会吓死!

不知怎的,这个话题延伸下去,他开始讲到性的方面:首先是刺探性地询问

我有没有经验,之后就是开始谈一些没那么明显的东西;我也顺着他的话题,于

是,我们就愈聊愈深入。

我问他会不会在宿舍做,他说宿舍有室友,要解决室友的问题太不方便,所

以有车的就当车床,没车的人就可能会去宾馆等等的。

我边听边想着,如果他知道我去过的宾馆的次数,应该会吓死,又想起一部

国片,舒淇演的,是男、女学生间的爱情,但后来男学生发现舒淇的真实生活。

我心下有种很奇怪的啼笑皆非感。

喝完咖啡,他送我回家。

在家门口,我们互道晚安,他留下一个阳光的笑容,骑着机车回去。

第二天晚上,并没有上课,大约九点多时,我一个人在家里,忽然接到他的

电话。

「喂,Johnny,干嘛」

「sandrea,你打开窗户,往xx路的方向往外看。」他说。

我依言开了窗。他站在我的家门口,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饮料。

「你干嘛」我吃惊的问。

他笑着,抬头看着我,在手机里说:「再忙,也要和你喝杯咖啡。」

我笑了,没好气地说:「你这个怪人,你要不要上来坐坐」

他进了我家。

我那时穿的很休闲,刚洗好澡,穿着细肩带和短裤……他则穿着普通的T-

shirt和七分裤。

他果然拎着两罐咖啡,走了进来。

「你怎么会突然神经病跑来啊」我问。

「刚才社团练舞完,我发现社团里有个女生跟你长的很像,就想到你啰。」

他笑嘻嘻地说。

我们仍然是随便聊着天。

我没喝那杯咖啡,一方面我晚上不太喝咖啡,一方面,其实我对这个蛮敏感

的,总是会担心是不是有药什么的。不过他真得不像是坏人。

我们仍聊着天,我也随手转着台,看着电视。

大概到了十点多吧,他起身准备要走,我也没特别留意,不过他站起来后,

仍继续跟我聊着天,而且是更没内容的聊天。

一会我才发现,他居高临下的在偷瞄我的乳沟!

「喂,被我抓到了吧,你在看哪里。」我假装生气的说。

「没办法,太刺眼了,我一站起来就被刺伤了,只好继续看。」他不知在鬼

扯什么。

「走啦。」我也站了起来,半开玩笑地推他。

之后,他约我的次数更加频繁,去看电影、喝咖啡。我们这样暧昧了几个礼

拜,他给我的感觉其实不坏。我喜欢他的阳光和开朗,以及那种粗线条、又实际

的态度。

那天,同样下了课,他提议着去台大校园里散步。

他先是带着我走到湖边,我们边走着边聊天。不知不觉,他牵起了我的手,

那个感觉像是高中时期的纯纯的恋爱。

我们谁也没说破,继续聊着。

他带着我走愈走愈偏僻,最后走到一个老旧建筑物的后面。靠着墙,我们停

了下来,他转过身、面对我,凝视着我的眼睛,一片寂静中,他忽然吻上了我的

唇。

我没有抗拒那样的月光,那样的寂静,那样的偏僻,那样的气氛。

我们吻着,由探索趋于火热,肢体开始抚摸。

吻了很久才停下来。

他一把抓起我的手,带着我快步地走到一个、他称是他系馆的地方。

他刷了卡进去。

「我们要去哪」我问。

「我学长有一间研究室,我有钥匙……」他轻声说。

他带着我走到一个小房间,里面蛮干净的,有一些像是研究用的仪器。不过

我们根本顾不得什么了,他一把将门锁上,我们又开始狂乱的拥吻。他一把开始

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也开始伸手脱我的衣服。我的T-shirt被他脱掉,

他两手迫不及待地摸上我的乳房。

「天啊,只要大于c罩杯的都是未知的领域。」他喃喃自语。

我笑了出来。

他继续说:「上天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万一以后摸不到了怎么办」

我更笑了,但笑声很快就被兴奋感淹过、而开始变成呻吟。

他的手不停地揉着我的乳房;我背靠着墙,喘着气;他的手边爱抚着,边慢

慢地解下我的胸罩;接着,也慢慢扯下我的内裤。

他再度吻上我的唇,一手仍在我的乳房上恣意肆虐,一手则往下摸到我的大

腿、臀部的嫩肉,全身的肌肤都被摸遍后,伸到两腿之间的阴部。

「啊……」我轻唿。

湿淋淋的阴部被他轻易地发现!他挑逗着,继续舌吻着。

他中断了舌吻,调整了一下角度,两手抱着我的腰;我坚持地叫他戴上套;

他再度对准,插入了我的阴道!

我失声叫出。

「小声点。」他在我耳边低语。

我努力的压低呻吟声。但他仍不留情的抽插着!

我的背倚着墙,他两手抓住我的臀,用力地抽送。

「sandrea,do you like it」不知哪里发神经,

他用英文问。

「啊……i like……」我喘息着,边试着压低音量边呻吟着,那种有

点怕别人抓到的感觉反而更刺激!

他以规律的速度抽插着,像是不会累似的持续进出,手握紧我的屁股,让每

个撞击更紧密。

他并不说话,只是闷哼着,用力地抽送;我也试着不要叫出来,但兴奋感不

断堆积。

他把头贴近我的肩膀,下体仍更用力地抽动着;我的手抓着他的背,以抵挡

他每一下大力的撞击。

「啊……啊……我不行了……」我失神地叫着。

他没说话,只是更大力地抽插,一样的速度,更大的力量!

终于我忍不住,达到了高潮!

我扯着他的背肌,头发乱甩,叫不出声来,只大口地喘着气。

他也慢了下来。

在我稍恢复后,他作势将我转过身,调整了角度,两手将我的手往后拉,从

背后插入。先几下慢慢抽插,之后就以先前的速度规律地抽插。仍然是不吭气,

只留我一个人在淫声浪语。

「johnny……啊……我会死掉……啊……啊……」

「轻一点……啊……不要那么用力……啊……啊……」

他两手慢慢扶我的手去倚住墙,而他的手则一把揉上了我的乳房,抓住晃动

着的乳房,不停地蹂躏着。

「哦……好大……好软……哦……」他低声吭着。

「啊……不要……我快不行了……」我失神地低唿。

他终于加快了速度,愈来愈大力,两手也更不规则地紧抓。

忽然间,「sandrea……啊……」

他就射精了!两手死命的抓住我的乳房。

我们保持那样的姿势,慢慢放松,直到两人摊在墙上。

「你干嘛那么久啦,我骨头快散了。」我娇嗔着,全身酥软。

事实上,他真的比一般人都久,这完全不像我对学生的刻板印象。我原本以

为愈是念书多、工作多的,床上能力都会平淡。不过,johnny真得让我意

外,而且让我没力!

「嘿嘿,今天表现只是中等而已,可以更久的。」他笑着。

「少臭屁啦。」我拍他。

「你知道秘诀是什么吗我都一边插、一边想工程数学的公式,这样可以爱

做多久就做多久唷,比威而刚还好用咧……」他像献宝似的跟我说。

「哼,还在臭屁咧。」我嗔道:「我又不需要……」

我们整装回去。

老实说,我很讨厌做完爱不立刻冲澡。不过也没办法,我带着一身快散掉的

骨头回到了家。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