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致青春-【2024年2月更新】

时间:2024-02-29 浏览量:2次

致青春-【2024年2月更新】

(一)军训暧昧

南方九月初的太阳依旧是火辣辣的。我趴在学校后山下磙烫的沙地上,紧紧

握住手中的81式半自动步枪,靶子立在一片荒地里,在风中微微摇晃。

这正是秋老虎肆虐的时候,太阳像个大熨斗,在背上犁过来又犁过去,而身

下的沙子也沒闲着,把它吸收到的热量毫不吝啬地传给我。不可否认军训是一件

非常惨无人道的事。

我们中文系2001级三班统编为一个连,而我则是1连1排(男生排)的

排长。因为我是排长,所以在瞄靶训练的时候,我的位置是在全排的最边上。在

我右边依次是我们男生排的同学。

我扭头向左边望去。在我左边趴着的,就是我们女生排。我的目光从她们身

上一路延伸过去,能看到一缐高低起伏、形状各异的臀浪,这也算是瞄靶训练唯

一的福利,让人不禁幻想是一群穿着比基尼趴在沙滩上晒太阳的美女。

我们班的女生比男生多,全班四十多人中,女生佔了多半,基本上都长得不

丑,而其中称得上良品的就有四、五个,这让其他班的色狼们羡慕不已。被大家

在每晚睡觉前议论最多的极品美女是蒋婷婷和林雨霏,大家一致认定她们两个即

使不一定算得上校花,也绝对是系花。

蒋婷婷长得很甜,鹅蛋脸上经常挂着红扑扑的笑容,大概168的身高,丰

腴的身材很符合她婷婷的名字,但绝不胖,在南方人为主的女生中显得比较鹤立

鸡群,给人的感觉很热情。因为是C大附中保送进C大,所以对学校非常熟悉,

刚入学就被任命为年级主席。

听同是由C大附中考进来的同学说,她在中学的时候就与几个男同学关系暧

昧,但是又沒有什么确凿证据。对于这些流言,我通常嗤之以鼻,这不过是男人

们掩盖自己内心虚弱的一种的方式,通过把对方塑造成一个风骚的女人,就可以

坦然的给自己找一个不屑于佔有对方的藉口。

林雨霏与蒋婷婷相反,她是一个冷艳的冰美人,而且行踪飘浮,神龙见首不

见尾,就连她们同寝室的人也对她不太瞭解。

我们宿舍有四个人:老大王绍,所以被称为「王骚」。老二陈伟,出生于普

通的工人家庭,人很不错。老三金志光,人称「精子」,系里发生的一切大小事

情,都可以迅速从他那里传入寝室。

我是老四,叫凌潇,来自本省一个小县城,父母都是教师,从小就受着刻板

的旧式家教。我的父母对于我的性教育从来就沒有盡过任何义务,我完全靠自己

在艰苦闭塞的环境中自学成才。

对于刚刚进入大学的懵懂少年来说,禁慾的中学时代刚刚结束,一个全新的

精彩世界突然打开在面前,免不了有些蠢蠢欲动。

我们学校实行的是入学军训制度,两天后军训正式开始。教官是附近部队的

阿兵哥,由于长期的封闭生活,所以勐然见到一大群青春少女,难免产生一些龌

龊的念头。限于严格的监督和公开的环境,虽然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但是偶

尔在女生身上打打擦边球也是难免的。

教官们最有创意的是让一排女生和一排男生面对面地站着,这样我们就能够

经常和女生们直接眉目传情了。大家这样静静地对视着,犹如长江三峡巍然默立

的夹岸高山,中间澎湃着汹涌湍急的激情暗流。

大家每天朝夕相对,难免不让人产生一些想法。渐渐地,男生圈子里将班上

的男女同学进行配对,而配对的首要原则就是军训伫列中站在对应位置。

大家分配完成后,就开始乱开起玩笑来。天天开这种玩笑的结果,产生的效

果就是让配对的方案越来越被强化,很多人在心里无形中使自己和对面的女孩真

的建立了某种联繫。

站在我对面的就是女生排长蒋婷婷,所以我们被配为一对。我1米85的身

高,对立的时候故意用执着的眼神向下俯看她,她则会毫不示弱的与我对视,让

我对这种对视行为乐此不疲。

在瞄靶训练的时候,由于我绝佳的视力和刻苦的训练,教官任命我为全连瞄

准检查员,这个差使让我获得公然接近女生的机会。

在女生中,我最想接近的是我「公认」的老婆蒋婷婷。我拿着那个小小的瞄

准检查镜在连里跑来跑去,先是装模作样地在几个男生、女生身边转了转,瞇上

眼睛瞄了瞄,人模狗样例行公事地指导一番,然后就得偿所愿地走到了蒋婷婷身

边。

我发现她虽然做出一副瞄准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在闭目养神。由于她故意选

择趴在一个大概30厘米深、不到1米宽的小凹地,所以通常从我趴的地方看过

来,正好仅能看到两片微微起伏的臀尖,显得特別诱人。

听见我的脚步声,她睁开眼睛,噘着樱桃小嘴向我笑了笑,把我震得心跳几

乎快了一倍。不知道和她接吻的时候,她的小嘴是不是也会这样噘着

我定了定神,尽量地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激荡,轻轻地说:「你这个小傢伙,

居然敢在这里睡懒觉!」她轻轻地回答:「別告诉別人啊!」我们相视而笑,好

像我们共用了一些別人不知道的秘密一般。

而且蒋婷婷的话,让我感到她对我有种特別感觉,这是不是说明我在她心目

中已经有了不少好感了呢我这样胡思乱想着,突然想到自己的本职工作还沒有

做,于是开始手忙脚乱地把瞄准检查镜绑在蒋婷婷的步枪上,同时问她:「瞄得

怎么样」

「不太好。」

「我来给你看看。」

蒋婷婷瞄准的水准实在不敢恭维,抓枪都抓不稳,总是有点晃动,我在旁边

指导起来也很费劲。

就这样折腾了几分钟,我实在不耐烦,于是站起身,伸出左脚,从她身上跨

过去,然后俯下身子,以一个标准的俯姿射击动作几乎直接趴在她身上,双手握

住她的两只小手,固定住枪。这是一组下意识的动作。

当我看见她雪白的后颈,闻到她如兰的体香,一下子反应过来,身下的小凌

潇迅速呈战斗状态,抵住了一团软软的东西。

我不禁有点晕眩,赶忙偷眼看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尖上沁出了一层细细的汗

珠。左眼瞇着,右眼睁得大大的,紧张地盯着准星,从脸颊到脖子迅速呈现一抹

微红。

由于我的身高比她高出近20公分,身体也宽一些,她整个人就如同依偎在

我怀里。她的右耳几乎贴在我脖子的左下方,估计都能听到我急速加快的心跳,

小凌潇正好抵在她丰满而紧俏的屁股上。她微可不察地颤抖了一下,我们很默契

的都不说话。

我向四週张望一下,週围的女生都认真的瞄着靶,沒人注意到我们这里。我

忍不住又向她偷看了一眼,发现她也正在看我,我慌忙把眼睛躲开,再看她时,

她已经继续瞄准着了,嘴角却有一丝微笑,还约微调整了一下在我身下的姿态。

小凌潇立马感觉从一片高地滑落到一处深谷,而且深谷两面的高山紧接着压

迫而来,让身为处男毫无经验的我一下子漠然不知所措。

十多秒钟的停顿后,我慢慢清醒过来,由于夏天的内衣比较轻薄,我藉用调

整瞄准检查镜的动作,让小凌潇几乎只隔着两层迷彩布,本能地在那条深谷中轻

轻而缓慢地上下摩擦。

我听到蒋婷婷轻轻的松了口气,然后漫不经心的向我询问一些瞄准的要领,

唿出的香气挠得我脖子非常舒服。我彷彿得到了鼓励,重新紧握住她的双手,继

续放低身子,让她的背紧贴在我的胸前,两个人几乎完全贴在了一起。

我低头不经意地向下看时,只见她微微张开的领口下面,是两团被严重挤压

在一起的雪白乳房。几粒香汗从耳根顺着纤细的脖子,缓缓地一路顺着精緻的锁

骨匯入深深的乳沟。我「咕噜」的吞了一口口水,打破了这种默契。

蒋婷婷有点不好意思了,最后干脆把枪放下,小拳头在沙地上砸了一下说:

「算了,我自暴自弃了。」配合着她的动作,小凌潇被狠狠地夹了一下,让我爽

得差点有了一种喷发而出的冲动。

「凌潇,能教教我吗」这时,趴在蒋婷婷右边的女生李芸(老二陈伟的配

对对象)被我们的训练热情深深打动,隔着一段距离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们,微微

直笑。

我只好无奈地从蒋婷婷身上半起身,起身的时候,小凌潇还留恋的在臀沟里

向前稍微地借了一下力。然后,为了掩盖勃起的小弟弟,慢慢匍匐着来到李芸身

边,随意的敷衍了几下,等小弟弟彻底软下去以后才起身继续充当瞄准检查员,

在同学里混来混去。

一整天,蒋婷婷的瞄准始终也沒有过关。这给了我充份的理由,更长时间地

留在她身边,用同样的姿势帮她纠正持枪动作,但是她却不允许我有进一步的动

作,让我明白这就是她的底缐。我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对于第一次接触就能

取得如此进展感觉也很满意。

我回到男生队伍里继续工作的时候,老二陈伟还神秘地向我笑了一下:「刚

才和蒋美女在幹什么」

「沒幹什么,帮她练习。」我回头向蒋婷婷的位置观望了一下,确定从这个

距离和位置看过去,既听不见什么,也看不清什么。

「老四啊,別装了,就你那点花花肠子,哪里能瞒得过哥哥我」

「別乱说!我在那边趴着,你能够看见什么啊就知道瞎猜。」

「哈哈,果然有问题吧!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样一天下来,我的心理也就受了暗示,认为我对蒋婷婷应该已经十拿九稳

了,于是开始在暗地里策划行动方案,准备彻底拿下。但是,对于怎样操作这件

事情,我又毫无头绪。在这方面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菜鸟,什么经验也沒有。

而且听说对蒋婷婷跃跃欲试的人,也不在少数。就拿我们自己班来说,就有

一个强有力的对手。此人名叫乔军,身材高大威勐,古铜色的皮肤,典型的肌肉

男,而蒋婷婷似乎对他印象也挺不错。

一次帮蒋婷婷校正瞄准的时候,我向她提出,我们班上的同学互相之间还不

太熟悉,不妨搞一个篝火晚会。蒋婷婷听了很高兴,说:「我和林雨霏也正有此

意呢,吃完晚饭我们见面聊吧!我把林雨霏叫上,你把乔军也叫上吧,大家一起

商量商量。」

我听蒋婷婷这么说,不禁对不能和她单独相处大失所望。不过,她的建议完

全合情合理,这种事情当然要多几个人商量。

说起林雨霏,我一心只想要蒋婷婷,从沒有想过要林雨霏。其实林雨霏在相

貌上丝毫也不比蒋婷婷逊色,在性感方面甚至稍有过之,但风情方面却是比较欠

缺一点。她给人的感觉是太冷了,对谁都不假以颜色,我们几乎从来就沒见她笑

过,所以我们宿舍的人都觉得她很难接近。

老三金志光断言她是一个性冷淡。这个推论很明显有些武断,而且有偷换概

念的嫌疑。林雨霏的冷,只是在追上她之前的冷,在追上了之后她还会不会这么

冷,完全是个未知数。所以,只能说她不好追,并不能说她性冷淡。

所以,潜意识里,我之所以想要蒋婷婷,并不是因为我更喜欢她,而是纯粹

出于技术上的考虑,觉得她容易被我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