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我和女同事第一章19-【2024年2月更新】

时间:2024-02-13 浏览量:1次

我和女同事第一章19-【2024年2月更新】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12-19 05:27 编辑

第一章??第一节:羞展美文胸

还沒有进公司的门就听到公司里一片嘈杂的嚷嚷声,肯定是老总还沒有回来

了,这是常有的事,赶紧进去凑个热鬧。进去才知道公司新进一批内衣样品,让

大家看看,发表一下意见,准备和这个内衣品牌合作。

一群人围在那里,这个说文胸好看,那个说内裤太透啦,又说谁谁穿了不好,

衬不了胸白费了布料,那个反唇相讥说她像奶牛,嚷着试穿试用呢,像开了锅。

我们公司是做妇女用品的,或许是小时候的女性情节,也或许老闆想要一个

男性在这个女性堆里做个调节,全公司除了司机外,就是我一个男性了。

在这个女性堆里,就好像贾宝玉在大观园里一样,有时候我也搞不清自己是

男性还是女性,女人们的小气,争风吃醋,尖酸刻薄,还好有一个男性在中间调

和一下,我到成了大家争夺的物件了,就像护士学校里的男生一样。

我进去的时候看着她们拿着五彩花俏的内衣兴高采烈的议论着,拿着文胸在

那里比划着,有些干脆就穿在衬衣外面试,根本沒有把我这个男性当回事,要是

在別的单位有男同事在的情况下,绝对不会谈论女人内衣这样羞涩的话题,那里

会当着男性在那里相互比划着,张扬着。

啊慧见我进来叫我过去帮她把箱子搬到桌子上:「燕子,过来帮个忙。」

? ? 我本来叫秋雁,可她们说叫燕子好听些,更贴近她们,有种宠物感,大雁太

大了不温馨,就那样叫开了,反正也就是个符号罢了,沒有叫你什么什么号码就

不错了。

? ? 阿慧今天穿了件低胸衫,一弯腰里面的东西都看到了。她们也沒有把我当异

性,在着装上谁也沒有在意上面或下面走光啦什么的,在女人堆里待久了,我对

这些现象也见多了,也就沒在意,刚放好箱子。

旁边的芳姨就说了,「燕子,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我摇摇头说:「刚才顾着搬东西的,沒注意啊,发生什么事情啦」

「哎,你可白费了人家的一片心意了,人家专门穿了一件低胸衫,还专门假

意叫你帮她搬东西,还恐怕你看不到里面,又弯了腰,就是媚着叫你看,人家自

己蒸的紫葡萄加白面馍馍你都不看一眼人家,多伤人家自尊心啊」芳姨才说到

这。

雨婷在旁边说到:「什么白面馍馍啊!面饼子吧。」

阿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才知道刚才走了光,在公司里,她们平日里也

沒有把我当男性看,像这些小事情她们从来就不当一回事,別说漏出文胸这样的

事情,连内裤露出了也沒有人把我当异性办。

阿慧这次却故作惊奇的说到:「啊呀!这可怎么办啊,人家的身子让你看去

了,我可沒脸见人啦,我不活了。」说完就趴到我肩上,搂着我扭捏起来。

芳姨本来是争风吃醋的,这下反而亏了,叫道:「哎呀,真是沒眼看了,哪

来的骚蹄子,我赶紧去洗眼睛去。」

阿慧得势不饶的说:「燕子啊,我的文胸好看吗这可是公司的最新产品,

花绣的特漂亮,还是手工绣的呢,你別看它厚,但很透气的,立体设计,穿上沒

有压迫感,不会有那种嘞的感觉,像广告上买的那样,『—穿了像沒有穿一样』

特舒服。」

说着还拉拉胸前的衣服,让我看里面。做妇女用品的公司就是好,那些新产

品总可以拿来试穿使用,否则怎么销售啊。

阿慧这边正显摆着,那边雨婷走过来生气的伸出手来拉阿慧的衣服说:「让

我看看,哎呀!里面都平平的沒东西,就像我说的跟面饼子差不多,还是沒有发

的面做的,让人家燕子看啥呢浪费了这么好的文胸,还不如给燕儿做窝算了,

省的人家燕儿到处衔泥做窝,还不暖和。」

一来一去的,我赶快把阿慧拉了出来,到外面售货机喝饮料去了,要不又吵

起来啦,女人堆里那天不吵几次呢。

? ? 一边走出来,后面还不住声的说着呢,阿慧还想回过头反激几句,我赶紧拉

快几步。

阿慧说我帮她搬东西要谢谢我,请我喝饮料,转身就到售货机边操作去了。

? ? 我看到她的文胸扣有俩个扣沒扣上,就扣了一个,好像就要掉了似的,也不

文雅啊。

就说道:「你看你,衣服呢么透明,文胸扣也不扣好,就一个扣着,掉了就

好看啦,虽然说里面沒有东西掉下来,但也影响白领阶层的形象啊,肯定又是急

急忙忙起床赶着上班啦,咋说也是白领阶层,咋和打工妹一样呢。」

阿慧转过头怒怒的楸了我一眼说:「怎么你也跟着她们嚼舌头说我胸小呢

好伤我的心啊!我还当你闺蜜呢!」

我赶紧补充说到:「阿慧,天地良心啊,我可绝对沒有这个意思,我的意思

说里面不会有东西掉出来。」

阿慧一边弄着售货机一边说:「掉什么下来不就是笑话我把胸衬掉下来了

吗再说啦,你不见我忙着呢,还不帮我扣好,就知道看着笑话人家,咋学的和

雨婷一样损我啊,人家说我太平公主,你也跟着说我吗根本不当我是你闺蜜,

活脱脱一个流氓,我算是看错你了,我要和你决裂。」

像女孩子间这样的「狠话」你还不要当真,我也沒想呢么多,就隔着衣服帮

她把剩下的文胸扣扣上了。

? ? 谁知道后面还站着雨婷呢,雨婷接过话就说到:「谁又跟谁学啊我啥时候

教人家一个大男人帮我扣文胸啦诶呦,这一转身的功夫,这都摸上手啦,你们

也不找一个沒有人的地方,芳姨啊,我也要去洗眼了,你等等我哈。」

阿慧刚拿了饮料转身要还嘴,我赶紧用身子挡在中间。

? ? 雨婷一边跑开一边嚷道:「阿慧,还是摸摸自己的文胸扣扣好沒有吧,怎么

让一个大男人幹那些事滴人家一个童子咋会幹这些事呢」

阿慧对着雨婷哼了一声,专门转过身去对我说:「燕子,看看你帮我扣好了

吗別到时候给她们笑话你的手艺不行,这可是你的尊严。」

我表示了一个晕倒的姿势说:「这也成我的尊严啊」

我看了看阿慧的背后说:「放心吧,三个扣都扣好了,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好

你可真要和我决裂了。」

阿慧有意扭捏我到:「燕子,看你扣文胸扣那么熟练,是不是帮別的女孩子

扣过啊」

我瞪了一眼她说道:「我真的和你决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