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治疗阳痿的天使19-【2024年2月更新】

时间:2024-02-13 浏览量:1次

治疗阳痿的天使19-【2024年2月更新】

本帖最后由 icemen00 于 2014-10-2 03:25 编辑

「杨伟……」「在!」当我走近时,两个护士小姐正在低语讥笑。我以前每次说出自己名字后都要被人嘲笑一番,我十八岁那年曾想去改名叫杨利伟,但俺老爹却说我出生时找人算过命,我只有用这个名才能一世平平安安,后来反正也习惯成自然就算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名字克住我,从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开始,每次做爱都不超过一分钟。我外表白白净净轮廓分明,也算得上是个帅哥,但每个女朋友和我做爱后,很快就跟我分手了。

去年我27岁,遇到了清纯可爱的娟,我们便一见锺情,她那时23岁,一米六五,45公斤,修长的身体,加上一对碗型结实的奶子,姣好粉白的面容。

有时我们亲热时,她诱人的身体在我身上磨蹭,让我在内裤不知射了多少百次。

每次关键时候我总会叫停,慌称一定要婚后才能和她做爱,这样,娟更加相信我是个好男人,上个月我们终于走进红地毯。

「坐,叫什么名字」「杨伟。」医生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当她听到我的名字后擡起头看我,是一个年轻的女医生。我心纳闷,昨天来的时候是一个老头,怎么变成一个小妞了,不知道是不是走错了房间。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不是问你有什么病」「哦,不好意思,我的名字是白杨的杨,伟大的伟,这是泌尿科吗」女医师眼睛白了我一下,在病歷单上写上我的名字。

「是的,两个专科医生生病了,最后一个医生刚刚有急事走了,我坐在这代班几分钟。你有什么毛病快说,我就下班了。」她看了看表,看到我不信任的眼神时,立即露出医生的威严。

「我……我……阳萎……」「我知道你叫杨伟,我是问你哪里出问题啦。」「我是说我……阳萎……做那事时……硬不起来……」即来之则安之,我不好意思的跟她说明病因,她见到我吞吞吐吐的样子笑了笑站起来接了个电话。这时我才发现她大概25岁,1米60左右,皮肤非常白晰,眉清目秀,嘴角有一颗痣,一头秀发披在白大卦上。这么美的医生帮我看病,知道我的糗事,让我更加惭愧。

「哦才结婚一个月,病史多久了」她看我不好意思的英俊外表,强忍住笑,翻看我昨天的病歷记录。

「我以前……快……泄,都快十年了,这两个月情况好像变坏,结婚那天起不来……老婆以为我累……所以……我来看……这是我昨天的化验单……」回想起那天晚上我老婆是处女,手足无措也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我一阵心酸,最后还是不了了之。第二天我骗老婆说最近单位很忙,便开始回去上班,每天晚上都在外边流连到深夜才回家,一到家倒头便睡。看着我美丽的老婆着急的样子,实在沒办法,便只好到医院就诊。

「嗯,你的精子数量、活动正常,你过去躺在床上,把裤子脱掉接受检查。」她看我傻傻的坐着不动,呆呆的望着她,看着表不耐烦起来。

「过去呀,你別看我年轻,我也是专科医生2年了,只是看女的病人多点,怎么啦不相信我性无能的傢伙还那么胆子小,反正我也要下班了,不看就明天再来吧。」「奶奶的竟然说我性无能。」我一气之下躺到病床上,一把拉下裤子,当看到自己软弱无力的小鸡鸡贴在阴毛上时,不由得自卑起来,确实我是性无能呀。

「躺好,別动。」此时女医生走了过来,把遮掩布拉上,只见她戴着口罩,两手穿着胶手套站在我面前。

「嗯,发育正常,包皮沒过长,你勃起后有多长」她两手握着我的小鸡,认真的翻看,无论她怎么摆弄,小鸡还是软软的睡觉。

「10釐米。」「什么那你勃起让我看看。」其实我的小鸡只有9釐米长,听她这么说我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我沒好气的说。

「我如果能起来就不用来找你了。」「哦,对,那你昨天怎么搞出精来的」「我不能勃起,用手打飞机还是可以打出精液来,医生你看我还有救吗」现在一提到做爱我就怕了,如果不能治好我也不想做人了。

「经过检查,初步疹断是阴茎海绵体充血障碍疲乏症,你以前吃过什么药

身上哪个部位较敏感「「虎鞭、狗鞭等什么都试过了,效果沒怎么样,以前女朋友亲我乳头和小弟,我才会硬,但……现在好像……不凑效。」「嗯,好了你可以起来。」我穿好衣服,低着头坐回原位,她脱去口罩手套,在我的病歷本上填写着。

「你这病比较难一时好转,不要吃补药了,对你的病沒作用而且浪费钱,我开些中药你回去煲来吃,你这病要慢慢治,急不来,好了你去取药吧。」「大夫,我……有沒有一些特效药,我……急着用……我……多少钱也可以出……求你……」美女医生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走人,听我这么说回头看着我。

「真的多少钱都可以出」「是……是……」美女医生好像很认真的思考着。

「一百万人民币,怎么样」我靠,真是狮子张大口,奶奶的和勒索沒区別,希望在人间但也不用那么多吧。

「医生,我沒……」「沒有是吧,那再见喽。」我几年来拼了老命工作,混到现在才仅仅有一房一车和三十万的存款,十万八万还能接受,一百万也太黑了吧。

「等等,医生,我……」「怎么样」为了我的幸福,为了我和娟的家,我还是妥协了,先付一点看看吧,如果真能治好,卖车卖楼也在所不惜。

「我一时间沒那么多,能不能分期。」她沒想到我竟然答应了她的要求,沈思了一下,最后像下定决心似的说。

「嗯,好吧,你先付十万订金,下次来的时候给我,一星期后付四十万,其馀的治好病了一次过付清。」「真的能治好吗要多久呀」「那当然了,大概要一个月吧,这是我的地址,在医院治疗不方便,你今晚开始到我家接受治疗。」我接过名片,知道她叫陈丽,随她一起走出了医院门口,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陈医生你那么有信心治好我吗」「实话告诉你吧,我老公以前病症跟你差不多,他的病也是我亲自治好了。

好了,你照着上面的地址,今晚七点钟到我家来吧,记得带钱来哦。「她说完回头看了看茫然的我。

「今晚见,88。」 带着复杂的心情来到了名片上的地址,这是一座统建楼,出入都沒人管。

「哦,来了,进来坐吧。」开门的正是李医生,她正在拭着一头秀发,看来是刚刚洗完澡。她上身穿着一件V领紧身薄T恤,面竟然沒戴胸围,两粒乳头印在薄衫上,饱满的胸部一起一伏,像要把衣服撑爆,深深的乳沟见不到底。下身穿着一条运动短裤,紧紧的裹住浑圆的屁股,两条修长大腿皮肤嫩白,脚上穿着拖鞋露出可爱的小脚趾。

一张甜美的瓜子脸上缀着一双小汪汪的大眼睛,皮肤细腻光滑,早上沒看清楚,现在才发现陈医生穿上便服是那么的美,比我老婆娟还要美。我吞了吞口水,随着她进了屋。

「来喝杯水先,钱呢拿来沒有」进到屋内我傻眼了,一名大医院的医生怎么可能住在这种二十平米不到的单身公寓。靠在窗边的一张小床就占去了屋子一半的位置,床边紧挨着一个大衣柜,要上床睡觉只能从床尾爬过去。床对面摆着一部彩电和一张梳檯,屋内沒有厨房,只有一个小阳台和一个小洗手间。虽然房间很小,但是收拾得整整齐齐,非常干净,还散发着一阵淡淡幽香。

「嗯,谢谢,医生你和你老公都住在这」陈丽看到我惊讶的表情,显得不好意思,她接过我的钱,数了数放进电视下边的抽屉。

「呵呵不好意思了,你坐在床上吧,地方小,呵呵,坐呀。」「陈医生你们夫妻也真省呀。」房间确实沒地方坐,我只好坐在床沿上,她到小阳台哂衣服去了。

「在这怎么看病啊」我疑惑不解,但不好意思问,反正我一个大男人也不怕她怎么样,毕竟她是大医院的医生。

「你別叫我陈医生了,以后就叫我陈丽或小陈、小丽吧,现在只有我住在这,我老公……」她一边哂衣服一边和我聊着,原来她和她老公都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就结婚了,一起来深圳创业,他老公是做电脑生意。婚后才发现她老公原来也是早洩、阳萎,为了老公她四处奔走,苦读钻研治疗的方法,也花了不少钱,欠下一屁股债,最终把他的病治好了。以为从此过上好日子了,谁知他被生意伙伴骗走了所有的钱,大受打击下天天借酒消愁,结交了些猪朋狗友。上个月告诉她要去广西做贩毒生意,说是大买卖,事成后能赚一大笔,不管她如何劝阻,以死相逼,还是留下纸条走了,到现在音讯全无。

「哎,真是家家有难念的经呀。」陈丽哂好了衣服,坐在我房边。

「我现在把房子卖了,每月的工资奖金都拿来还钱,哎,做人真难呀……」「对不起,哎!」看着哀怨神伤的美人,想起我自己的不幸,我也不禁感叹。

「杨先生,不要这么说,你別看我弱不禁风,其实我这个人外柔内刚,就是不肯服输。我老公也太傻了,只要你肯努力,其实这世上沒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我老公的病不是也让我治好了么你也一样,不要气馁。」她一双凤眼坚定的看着我,眼前的美女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自己也充满了信心。

「陈医生那你现在还欠人家多少钱」「呵呵,两百万左右吧,好了,別说这些了,你现在先去洗个澡,洗完用这条毛巾围住。」我接过毛巾走进洗手间,发现这不到一平米,只能站在蹲厕上洗澡。洗完后我把衣服挂在墙上,腰间围着毛巾走出房间。这时,陈丽挨着衣柜跪坐在床头上,窗台放着一个装满长针的盘子,她示意我睡在床上,我按她的指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挨着墙躺下。

「陈医生你治好了多少个我这样的病人」我睡好后,一阵阵肉香扑鼻而来,我贪婪的看着上边陈丽诱人的身体,感觉非常舒服,但无能的小鸡还是毫无反应。

「除了我老公外,你是我的第一个病人。」「啊不是吧」「是啊,本来我就不是男性科的嘛,只是今天碰巧代班遇到你了,看你刚刚结婚就这个可怜的样子,加上你的样子也不令人讨厌,所以我才会答应帮你的。」「那你的意思是不收我治疗费了」「不可能,其实最主要还是因为那一百万,开始我也只是随口说说,岂知你竟然答应了,你知道治这病我有多辛苦吗慢慢你就知道,好了,別说话,乖乖的躺好別动。」原来我是她第二个病人,刚开始我也太信任她了,不过既然来了,先看看再说吧。其实我早已想好了,反正我们之间沒定合同,我能拖就拖,能赖就赖,治好病了就闪人,嘿嘿,赚钱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