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三十九章-【2024年2月更新】

时间:2024-02-13 浏览量:1次

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三十九章-【2024年2月更新】

「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三十九章医院里,张天来和刘颖一时安静下来,一对同床异梦的夫妻各自想着心事。「你觉得开个网吧怎么样」张天来挑起了话头。「嗯」「就是弄几台机器,供人上网的网吧。好像很赚钱啊。我想过了,咱们以后别和那帮家伙打交道了,做个小生意,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吧。」「听着倒不错。不过那个要好多钱啊,你有吗」「嗯。我盘算过,大概需要五十多万吧,这点钱我手里还有的。」听到这里,刘颖眼前一亮,心中暗喜,脸上却冷了下来,「怎么,你还存着私房钱呢那前两天还让我找人借钱,不知道我遭了多大的罪!」「我当时不是忘了吗」张天来一脸尴尬,当时那种情况他怎么会把最后一点积蓄和希望放在这个女人身上呢但根据他这几天的感觉,老婆对自己还是真心实意的,他终于放下了戒备,「老婆你别生气了,我这就告诉你还不行吗……」隔壁的房间,陈玉娟和陈明华两个也在低头嘀咕着什么。今天陈玉娟上身淡黄色的毛衣,下身穿着一件西裤,看起来十分精神,但她的脸上却有点憔悴。陈玉娟看着身边男孩的侧脸,心潮起伏不定。就是这个家伙,唤起自己女人的本能,更让自己重新燃起了给丈夫报仇的希望。现在,仇人就在眼前,自己多年的仇恨终于有了个宣泄的机会。事到临头,陈玉娟反而患得患失起来。「姐,我啥都准备好了,今天他死定了。」「小华,你真的准备要整死他吗这可是犯法的。」报仇的渴望和对法律的恐惧,搅得陈玉娟连着两天没睡好觉,「他现在都这么惨了,我看算了吧……」「姐姐,为了给叔叔报仇,我啥不敢干怎么,你心软了」陈明华偏头看看老师,发现女人的眉头微皱,露出小女孩般的胆怯表情,不禁心中升起一股保护欲,拉起来女人的小手,顺势将陈玉娟揽入怀中。「别乱来,有人在门口呢。」陈玉娟微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男人的怀抱还真是温暖啊。她确实有点羞怯,但却不肯承认,「我是想着阿颖和静静以后会不会记恨我。」「哼,哪能呢。」陈明华冷笑一声,「你那个干妹妹现在可是急着要她老公死呢。我再不动手,估计她要急疯了。你看看她的肚子,马上就要显形了。姓张的一咽气,还有一笔巨款能入袋,我估计最高兴的应该是她吧。」「姐,你别怕。当初叔叔死的时候遭了多大的罪,之后你们母女两个又承受了多少的痛苦,还不都是这个混蛋害的别的不说,梅梅这个岁数的孩子,还不都在家里享受着家人的关怀和呵护,而你的女儿,你的心肝宝贝,却早早的承担起来家庭的重任。还有你,这几年为了保护女儿,不也受了很多的委屈吗这些债,今天都要一一偿还了。」张天来给李家带来的灾难,陈玉娟无时无刻的不想着报复。听了男孩的话,陈玉娟深吸了口气,平静了下来。当初自己男人病发的时候,下体的惨状让她现在还记忆犹新。更为糟糕的是,自己刚刚强迫丈夫露出下体,被眼前那种皮肤与肌肉的肿泡和溃烂所震惊的时候,女儿不知何时也到了房间,更被眼前的惨状吓的昏了过去。那一刻,陈玉娟以为家里的天塌了,但没想到那仅仅是一个噩梦的开始。虽然女儿苏醒后忘了当时目睹的情形,但性格却变得郁郁而自闭起来;丈夫因为讳医耽误了病情,撒手人寰;寡妇门前是非多,再加上有人推波助澜,外界的那些流言蜚语能把人淹死;婆家都是农村人,为了抚恤金而纠缠不清;工作上,张天来的恶意刁难更是层出不穷……要不是为了女儿,那几年陈玉娟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来。事后,陈玉娟也曾扪心自问,自己也有做错的地方。不该和刘颖家别苗头,逼迫老公上进,老李那老实样,只能干些实实在在的工作,哪里是当官的料结果导致他陷入了张天来的陷阱,和一个患了性病的小姐乱搞,出了事又碍于知识分子的脸面,不肯就医。但,这些错并不能抵消掉张天来对自己家犯下的罪行。为了一个官位,居然害死了自己的同事和邻居,事后又试图染指自己,可以说害的自己家破人亡,这个仇怎么能不报人的感情,真是个很奇怪的东西。陈玉娟印象最深的不是老公的死,而是自己得知真相后去找张天来理论的时候,张天来那副无赖的嘴脸:「你能证明是我干的吗大姐,你老公的事,我也很难受啊,但你不能张嘴乱咬人啊」那张满不在乎、挂满着无耻的笑脸不停的在她梦中出现,每次都气的她浑身颤抖。要不是女儿,陈玉娟和张天来同归于尽的心思都有。「抛弃那些无用的法律和虚无飘渺的神,他们给不了正义,我们自己伸张!」说这段话的时候,陈明华想起了前世里,自己得知事情真相后的意淫,而现在终于可以实现了。今天晚上,隔壁的这个病房就是一个舞台,里面将上演一出复仇的戏剧。而导演就是我!想到这里,陈明华不禁热血沸腾,他的脸因极度兴奋而扭曲着。此刻的陈明华或许是和正义公理站在一起的,但他并未发觉,他内心深处压抑已久的狂妄自大开始蠢动,而这将给他带来一场灾难。「谢谢!」陈玉娟将脸庞靠近男孩的耳边,暖暖的。她产生了一种错觉,此刻搂住自己的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大自己许多的哥哥,一个可以完全依赖和信任的男人。自己在丈夫过世后的日子里,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那,还有啊,这件事这么多人知道,你不怕泄露出去」陈玉娟又开始担心起小情人的安危来。「姐,你放心,这件事的录像只有我掌握着,如果真有人想动歪脑筋,哼哼,反正倒霉的肯定不是我。」陈明华瞟了一眼在门口吸烟的狼哥,小声说,「他们三个中,狼哥是个直肠子,张文静更是被调教好的小狗,就是你那干妹妹有点心计,不过他们的身家性命攥都在我手里,哪能让他们反了天呢。」至于张天来的死亡原因如何掩盖,对于一个在医院干了多年并且现在又是实权的副院长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这也算是对刘颖的一个考验,如果她连这个都处理不了,以后也没啥大用了。狼哥推门走了进来,后面是张文静。小姑娘今天穿着白色蓝边的校服套装,看起来乖巧了许多。看到有人进来,陈玉娟挣扎着离开了陈明华的怀抱。「静静,都准备好了」陈明华放开了陈玉娟,笑眯眯的让张文静站到自己面前,撩起了女孩的短裙。少女的大腿雪白,顺着裙子的上提,大腿根部露出了几根纤细的黄毛,接着是两瓣粉红色的嫩肉。陈玉娟在一旁看的清楚,女孩的裙子下面竟然是真空的!张文静那稚嫩的脸正好对着自己,四目相对之下,张文静还没怎么着呢,中年美妇的脸反而先红了起来,急忙将脑袋转到了一边,她脸上的媚态让在场的两个男人眼前都为之一亮。狼哥第一次看到陈玉娟的照片时,还暗暗好笑。小老板这个眼光也太低了吧这么平庸的一个中年妇女居然要费这么大劲去折腾,值得吗在他看来,这个女的除了胸部有点看头,其他是一无是处。后来,他才稍稍的改变了一些看法,但此刻这个中年妇女脸上露出的娇羞和妩媚却让他感觉到了气质熟女的魅力,不禁佩服起老板的眼光来。「姐,害羞了」陈明华也注意到了老师的动作,突然间欲念大张,想将老师的脑袋强扭到女孩的胯下,逼迫她去闻自己干女儿的下体味道,那老师原本就妩媚至极的脸蛋上又会出现什么动人的表情呢如果将女孩换成梅梅呢……不过碍于狼哥在场,陈明华深吸了口气,强压住了丛生的绮念,用手捏了捏女孩的阴唇,引的张文静「哎呦」呻吟了一声,这才言犹未尽的放下了裙子。「那东西也准备好了嗯,那开始吧。」张文静低着头,朝里屋走去。她心里十分紧张,毕竟,今天晚上自己要做的事可是十分可怕的。妈妈和干爹他们几个要爸爸死!之前的话里话外都暗示了这个事情,自己根本没有推脱的余地,再说,自己干嘛要推呢跟着干爹和主人,自己的好处要更多吧干爹的零花钱给的可真大方,更何况,被两个很man的男人一起侵犯,浑身的洞洞被他们填满、像小狗般讨好他们,和母亲一起撅起屁股挨肏,尤其是男人拿跟皮鞭轻轻抽在屁股蛋子上的微微触痒,那种独特的感觉真的很好,甚至比第一次看到自己上了电视后那些女同学羡慕的眼神还要high……最近摩什么拉出了一款新手机,帅呆了,不过要一万多块呢,听妈妈说干爹最近发财了,回头找他磨点钱出来……想着心事,张文静边朝面前的爸爸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爸,你怎么样了」「静静,好女儿,你来看爸爸了。爸爸没事,过几天就出院了。」张天来看着眼前娇艳的一对母女花,心里后悔极了,自己以前怎么就鬼迷心窍,楞要拿她们换什么前程呢自己一家三口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有机会再要个小子传宗接代,那该多幸福啊。里屋的一家三口看似幸福的样子,但除了张天来,其余的几个人都知道那不过是种假象,一种暴风雨来袭之前的平静。「哦,对了,爸爸,昨天有个阿姨到家里去打听你了,长得可漂亮了。她说她姓白,带了两件水果。」「哦,那可能是学校的白老师吧。」张天来听到女儿说起这个,脸上一呆,急忙解释起来。「不是!白洁老师我认识,那个女的可漂亮了,大概有三十多岁吧。」刘颖的脸早就寒了下来,狠狠的瞪了张天来一眼,「静静,你先回去,早点休息。」一会儿,刘颖带女儿离开了里屋。「刘姨,表现不错。」陈明华朝刘颖竖起了大拇指,「再接再厉啊。嗯,你换换装吧,把衣服脱了。」刘颖看着干姐姐和女儿,脸色涨红,慢慢的脱下了白大褂、毛衣、毛裤和秋衣裤。她上身只剩下了一件蕾丝的胸罩,下身是蕾丝的内裤。「还要脱吗」刘颖迟疑了一下。「嗯,我看看。算了,全脱光了也没啥意思,你把奶罩留着吧。」陈明华和狼哥的眼睛在刘颖的身体上贪婪的巡视着,男人的征服欲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坏死了!」陈玉娟看着干妹子艰难的褪下内裤,将下体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脸又红了,恨恨的拧了陈明华一把。「等下你这样……这样。」陈明华像导演般给刘颖指点着戏路。刘颖和陈玉娟两个女人听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约而同的在心里骂了一句「小混蛋!」「啪」的一声,刘颖重重的将房门关上,对着张天来,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说,那个姓白的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的新情儿好啊,你让我出去卖,自己却换着法子玩女人,我到底算个什么!」「别吵别吵!好老婆,那个女的跟我可没关系啊,只是普通朋友!你不信我给你对天发誓……」「发誓个屁!哼,你还敢煳弄我!那个女的是个警察,叫白艳妮,对不」「什么白艳妮,我可不认识!」「不认识!你看看这是什么」刘颖将一张照片摔在张天来面前,看到张天来脸上露出的尴尬神色,心里痛快极了,「你可真有种啊,有胆做没胆认!」「不是不是,这个……老婆,我错了,我改还不行吗以后我全听你的,你说啥是啥。我挣得钱全归你管……」「呸!你那个怂样,还能挣钱!」传来了敲门声,刘颖和张天来停止了争吵。张天来暗暗狐疑,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难道是警察狼哥推门而入,刘颖像见了亲老公般迎了上去,还和狼哥来了个拥抱。「王哥,你可来了。老公,这位是我朋友王国琅」「嘿嘿,好妹子,我听说你老公出事了,过来看看。」狼哥一副地痞流氓的无赖相,走到张天来病床前,「啧啧,大哥,你这这伤的可不轻啊……怎么就不死呢!」张天来一看就知道这家伙不是好东西,说话占老婆便宜,还动手动脚的,心头一阵厌恶,但凭经验知道不能得罪这种烂人,暗骂老婆什么时候认识这种人,嘴上却客气,「王兄弟你好……」张天来话还说完,就被狼哥下一句给噎回去了,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你!你说什么!」「我说啊,这么重的伤,你怎么还不去死!」狼哥一屁股坐到床边,还重重的在张天来的大腿上拍了一巴掌。「哎呦!疼……」尚未愈合的伤口处传来阵阵剧痛,张天来龇牙咧嘴嚎了好一会儿,「操你妈的,你想干啥!」狼哥听到张天来骂他,眼里凶气一闪,「我想干啥和你谈谈!」「谈谈谈什么阿颖,你这位朋友神经有问题吧你快走,不然我报警了!」狼哥坐在床上,不动声色。张天来看着狼哥和老婆,渐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起来,「你,你想谈什么」「谈什么谈谈你老婆!」狼哥站起来,板着刘颖的肩膀,让她面对着张天来,「我觉得的吧,你老婆这么漂亮,搁着你家里做个摆设,太浪费了。」「嗯」张天来一时没明白狼哥说的啥意思。「是这样的,兄弟我有个小场子,缺几个漂亮娘们捧场,我看你老婆不错,就像让她去试试……」「你,混蛋!你他妈的胡扯什么!」张天来勃然大怒,拼命的摁起护士铃来,「阿颖,你快去报警,这家伙是个神经病!」摁了半天,一点反应也没有。狼哥脸上笑眯眯的,张天来神色却慢慢缓和了下来,今天晚上这事太蹊跷,太诡异了。「哎呀,张哥,你别激动嘛。我可是听说,你把嫂子让这个肏哪个骑的,我那场子虽然小,但也有几个大人物光顾,说不定哪顶绿帽子就能变成你脑袋上的官帽子呢」「刘颖!你站在那里干啥!快去叫保安!」「老张,我……」刘颖故作为难的朝丈夫看了一眼,「你还是和王哥好好谈谈吧。别伤了和气。」「就是就是。还是我的好妹子会说话。」王国琅干脆一把搂住刘颖,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他的手掌从腋下穿到女人的胸前,熟练的攀上了刘颖那对高高耸立的圣女峰,开始张合搓揉起来。隔着衣服,张天来也能看到老婆的胸部的波动起伏。「你,你们干什么!」王国琅并不理他,手指灵活的解开了刘颖白大褂上部的纽扣,往外一拉,将女人那两对硕大的乳房暴露出来。张天来这才发现,老婆居然没穿外套,上身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胸罩。「张哥,你看看,你老婆着对大奶子,真他妈的大啊!多雄伟!」狼哥在刘颖胸部的下方向上推动,让女人那对大奶子上下起伏,「这弹性!太他妈的棒了!」「我告诉你,张哥,就凭这对宝贝,嫂子去了我哪里肯定能做头牌!」张天来虽然知道不对,但看着自己老婆被陌生的男人肆意的玩弄胸部,他的唿吸也急促起来,胯下的软物也有了一丝丝的感应。伴随着手下的拨弄,狼哥也感到了阵阵的兴奋。这种在老公面前玩他老婆的感觉可太棒了!他将嘴巴靠近刘颖的耳垂,深处舌头舔了起来。「不要!痒啊!」女人那娇媚的声音与其说是拒绝,还不如说是勾引,「王哥,我老公在呢,你可别过分!」「过分!」狼哥越来越有入戏的感觉,双手往下一拉,将刘颖胸前唯一的遮挡物撕扯下来,两只大白兔勐的弹了出来,「这对奶子,我可是好久没摸过了。来,让我好好给你按摩按摩。」「不要嘛。老公,你快救救我啊,你看这个坏蛋在干什么!」刘颖求救的看着张天来,脸上却带着一丝笑意。「混蛋!」张天来哪能有什么动作,只能喃喃自语着,用发红的眼睛瞪视着眼前这对奸夫淫妇。他眼睛突然瞪圆了,老婆那对乳房上那对红樱桃,上面竟然穿着银环!「怎么样张哥,我给你老婆买的这对新首饰漂亮吧嘿嘿」狼哥看到张天来傻愣愣的表情,淫荡的笑了起来。狼哥的手指划着圆圈,沿着两只乳房的底部慢慢划向顶峰。张天来清清楚楚的看到,老婆的乳头随着男人的玩弄在慢慢的勃起,那对银环由向下的角度慢慢的变成了水平。张天来突然觉得阳具好像有了硬起的迹象,心里暗暗骂了起来,自己难道那么贱,看到老婆被玩弄会兴奋终于,男人的手指来到了本次服务的终点站,两根手指捻弄着乳头,女人的呻吟声终于传了出来,「痒死了!啊……」「小骚货,这还没开始呢,就发骚了」狼哥用手指捏住了银环,开始向外拉伸,「来,让你老公好好看看你这新首饰。怎么样,现在不痒了吧」「啊,疼啊……」刘颖吱吱的吸着凉气,虽然被弄过好多次了,但这个拉伸乳环的游戏她还是没有适应,「你轻点!」「你叫我什么」「好,好哥哥!」刘颖看着老公,看似艰难的吐出了平时的称唿。「好,乖妹妹。」狼哥一下放开了手指,让乳房自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两团嫩肉前后弹动两下,引起了阵阵的浪波。这种情形狼哥看过多次了,但觉得总是看不够。要不是心疼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他真想试试将乳头拉到极限再放手。「怎么样好看吧看看你老公,眼都看直了!」狼哥猥亵的笑着,「怎么,你们一起都没这样玩过」「嗯,嗯……」疼痛一下消失了,刘颖放松了下来,微微的愉悦感涌了上来,她情不自禁的反手搂住了男人的后臀,轻轻抚弄起来,「我们好久没玩过了!」「哦怎么了,你怎么漂亮,张哥还嫌弃你啊」「哼!他啊,早就不行了。那次吃了一盒伟哥,还软塌塌的硬不起,气死人了!从那以后,他就很少碰我了。」「乖乖,张校长你可真厉害啊,吃了两颗伟哥,这个鸡巴还是软塌塌的」「那是假货!」张天来眼中喷火,嘴里却鬼使神差的嘟囔了一句。「他啊,早就不行了。幸亏伟哥上市了,才能找点感觉。」「那你之前都是在守活寡了」「那可不不过啊,我老公不喜欢浪费,就让我啊去陪男人去睡,讨好他们。」「那不是给自己带绿帽子吗哈哈,你老公的癖好还真不错。」「嗯!他可喜欢做活王八了!来,现在咱们就送他一顶绿帽子带带!」刘颖的手从自己的臀部绕过去,探手抓住了狼哥的要害,「好哥哥,还是你的家伙厉害!来,让妹妹好好疼疼你的宝贝!」狼哥顺从的松开了女人,刘颖转身蹲了下来,解开了男人的裤子纽扣。她伸手钻了进去,拉下了三角裤,一根黑黝黝的肉棒顿时弹跳出来。外屋,男孩和女人正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视屏幕。里屋的摄像头是特殊定制的,清晰度很高,连刘颖乳头的银色乳环都能够看的十分清楚。陈明华的手已经搂住了老师的腰,轻轻的抚弄起那对同样挺拔丰满的胸部。陈玉娟微微的扭动着身体,宠溺的回应着男孩的玩弄。就在刘颖解男人裤子时候,陈玉娟刚想扭头,男孩的脑袋突然挡住了她的视线,「不许看!」「哼!你还知道吃醋啊。」陈玉娟嗔怪道,顺从的将脑袋搭在男孩的肩膀上,闭上眼睛听了起来。「好臭啊,哥,你多少天没洗了!」刘颖并没有闻到什么怪味,知道男人乖乖的清洗过了,奖励般的看了狼哥一眼,嘴里的话却正好相反。「小蹄子,你不是喜欢哥哥这个味道吗说是很男人啊。」狼哥一把抓住了女人的头发,将自己硬邦邦的肉棒在刘颖的脸蛋边上摩擦了几下,感觉着女人娇嫩的面部肌肤,阳具涨的更加粗大。肉棒的顶端马眼处,渗出了亮晶晶的液体。张天来当然也看到了男人的粗大,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自己的家伙要能随时都能进入这种状态该多爽!肏,没想到平时在床上换点花样就推三阻四的老婆居然这样骚,这样浪!此刻,张天来的感觉十分复杂,六分愤怒、三份恐惧和一丝兴奋。虽然以前他将老婆送给领导陪睡,但那并没在他的面前发生。绿帽子戴起来毕竟是十分痛苦的。因此,当老婆在别人的胯下呻吟的时候,他通常会到酒吧找个小姐或者自己的情人去发泄心里的郁闷。回想起来,那个时候他就有了阳痿的征兆。此时一个陌生的男人突然当面侮辱玩弄自己的老婆,还辱骂自己,作为一个男人,他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愤怒。但眼前的情况是,他躺在床上根本无法动弹,眼前两个男女明显的早有预谋了,在老公面前搞他的老婆,难道只是要羞辱他吗会不会还有其他什么目的呢胯下那根阳具的反应却告诉他,对于面前男女的淫荡表演,他居然产生了性的欲望!是的,看到刘颖的骚样,他居然也想起来加入进去。「张老师,你老婆是个天生的婊子啊,这小嘴多会吸,舌头多会舔!」刘颖的嘴巴已经开始了工作,围绕着男人的肉根吸熘吸熘的吞吐起来。从张天来的角度,看不到刘颖的正面,这反而激发了他的想象,此刻的老婆的脸蛋上是什么的淫浪表情呢「娟姐,你也给我舔舔」陈明华此刻被屋里的口交秀搞得百爪挠心,对着陈玉娟耳边轻轻的问道。「去,你别捣乱好不」陈玉娟却没有心情去理会小情人,但看到男孩可怜巴巴的像只讨要食物的小狗,无可奈何的用手握住了男孩的下体,敷衍性的轻轻套弄起来。狼哥那根粗大的阳具在刘颖的嘴巴里面进进出出的,女人的腰弯了下去,将自己那丰满浑圆的臀部暴露在丈夫面前。她的心里充满了报复的快感,姓张的,让你也亲自感觉下老婆被人玩的滋味!好一会儿,刘颖感觉嘴都有点麻木了,这才恋恋不舍的将肉棒吐了出来。「站起来!」狼哥顺势将女人拉起,让女人正面朝着病床,将她身上半解的白大褂彻底拉下。刘颖的赤裸裸的下体已经是波光粼粼的了。「骚货!还没怎么着呢就发大水了!比婊子还要专业啊!」「张校长,你看看,你老婆的小嫩穴多水灵啊你居然舍得让它荒着」狼哥将手指探进刘颖的阴道,上下拨弄着,还将指头插进嘴里吸弄,「这骚水,真多,嗯,我尝尝,好香啊!」「狼哥,我老公不吃药的话,小鸡鸡根本就硬不起来,那能插进来呢经常是直接射到洞口了。哪比的上你的那根大屌,插的又狠又深,每次都让我哭爹喊娘的。」「你可别乱讲了,难道你老公就没有把你操爽的时候至少你的处女膜是他破的吧想起这个我就火大!」「这个倒是。哎呀,狼哥,你也别吃醋了。我身子是脏了,不过生的女儿不也给你操了吗,你不是给她开苞了吗娘的债女儿还,你也不亏啊。」「什么!」张天来听的目瞪口呆,连静静也……「你还说呢,你那个宝贝女儿,早就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屄啊不知道早给烂仔操烂了,奶子也没你大,一点也不好玩。」「呵呵,你不是给静静的屁眼给开苞了吗也算是个处女屁眼啊。你要是还不舒服,那天我和静静一起去把处女膜给补补,让你给我娘俩同时开苞,成了吧」「这个主意不错!张校长,看看你媳妇多聪明,你的福气不小啊。」「张哥,女人像花儿一样,要有充分的雨露肥料滋润才能开的娇艳,不过,你显然是没这个能力了。哈哈!」狼哥狂笑起来。「呸!狗男女,不得好死!」张天来吐了狼哥一口,气喘吁吁的,鸡巴却更硬了。狼哥边说边干,鸡巴已经深深的进入了女人的阴道。此刻女人双腿盘起,紧紧的箍住男人的腰部,让男人的鸡巴和自己的小妹妹深深的接触着,屁股随着男人的撞击而起伏着。张天来用仇恨的目光盯着眼前的男女。如果眼光能杀人,那刘颖两个不知道死多少次了。「张校长,别来无恙啊」张天来扭头一看,不知道何时床边多出了俩个人。「陈明华,」好一会儿,张天来才认清了来人,「啊!静静!」「咋样我给你安排的节目还满意吧」陈明华笑眯眯的,「我听说你有点隐疾,就想帮你治治。看起来,效果还不错啊。」张天来顺着陈明华的目光,看到自己的下体处鼓起了一大块,脸更加红了。他的脑子却冷静了许多,迅速的转了起来,原来这家伙是幕后黑手。「不过,好像程度还不够,我也就想亲自上阵了。我琢磨着,再加上你女儿给你现场表演,估计能彻底治好你吧」张天来喘着粗气,一声不吭。反正老婆孩子早就被他们玩过了,就当被狗咬了吧。看着眼前女儿清纯的学生服,他的心里黑暗的欲望也升腾了起来:静静穿这个可比朱玲玲漂亮多了。陈明华慢悠悠的将女孩的外衣褪下,露出了张文静赤裸裸的上体。当张天来再次看到女儿乳峰上的首饰时,忍不住咽下了一口唾液。当看到女儿下体的时候,他却吓了一跳,在女儿胯下,赫然是一根黑乎乎的肉棒!张天来定定神,这才看清,原来女儿胯下的是一根假阳具。「老公,对不起,哥哥肏我肏的太深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啊。死了,哎呦妈呀,我要丢了!」另一边,刘颖呻吟高亢起来,多年的夫妻了,张天来知道这是老婆要高潮的前兆。只见刘颖故意将屁股加大幅度摆动,让狼哥插的更加深入。突然间,两人的动作停了下来,刘颖的脑袋朝后仰到了极限,脸蛋冲着张天来,双面紧闭,脸上的红晕升了起来。「啊,啊,舒服死了!好哥哥,你那根家伙太厉害了,每次都插的妹妹要升天啊!我爱死你了!」刘颖的脑袋被高潮引起的兴奋搞得昏昏的,此刻觉得这些话很顺口,一点也不肉麻了。「张校长,你再来看看我们的表演吧。」陈明华也脱了个精光,那根粗大的鸡巴和狼哥比毫不逊色,只是白皙了许多,「来,刘姨,给我润润,给你女儿做个表率。」狼哥慢慢的将刘颖的脑袋放在张天来的床边上,屁股又开始晃动起来。刚才他可没泄,只觉得浑身有用不完的劲,就像刚才这个动作,他平时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刘颖此刻头发凌乱,脸色涨红,嘴唇边上还沾着狼哥的精液。这些全部暴露在了张天来的面前。接着,男孩那根白嫩的阳具凑了上来,张天来清楚的看到,老婆明显的兴奋了起来,舌头吐的老长迎了上去。「贱货!」张天来狠狠的骂了一句,他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吱呀吱呀」,病床跟着晃动了起来。陈明华害怕鸡巴被女人的牙齿磕着,象征性的在刘颖的嘴里插了几下,就抽了出来。他一把搂住了张文静,将她摁倒在她母亲的身上,用鸡巴在女孩的屁股蛋子上比划起来。「张校长,你女儿这屁眼可不错啊,又紧又深,每次啊」陈明华说着勐的一挺腰,将鸡巴狠狠的插进了女孩的菊花,「我插进去都不想出来了。」「爸爸,好疼啊!救救我啊!」张文静夸张的喊了起来,嘴里还哎哟哎哟的叫出声来,和母亲的呻吟声交织在了一起。床边上两队男女同时操弄起来,这下子,病床晃悠的更厉害了。「哎,骚货,你这腿上功夫好像更厉害啊,把我腰都要拧折了,看来你这婊子没白当啊!跟你老公说说,那帮嫖客有没有比我还厉害的」「有啊!」「嗯谁!」「老公啊,肏我最狠的就是你那帮学生了。他们来场子里,最喜欢肏我了,都说要把恨你的劲用到老娘的屄上面,可疼坏我了。有一次啊,还三四个小男生玩我一个,差点没把我给玩死。操你妈的张天来,你在学校玩老师,玩学生,还让老娘给你擦屁股!」「啊,啊」张天来躺在床上,听着这对狗男女无耻的言语,气的肝胆欲碎,眼里几乎喷出火来。无奈身体无法动弹,只能哼哼两声。「哎呀呀,张哥,你别生气啊。气大伤身,你想想,你要万一有个好歹,剩下的孤儿寡母可咋活啊」「好哥哥,你们照顾我们娘俩呗,这样我老公在九泉之下不也能瞑目了不是」「爸爸,你死了,也会想我的干爹李叔叔那样变成照片挂在墙上吧。」「不!我不想变成照片!」张天来突然间全明白了,账本、白艳妮、赌局、车祸,一连串的事情连贯起来,他声音尖利起来,「陈玉娟,你出来,只要你饶了我的命,我什么都给你!我的钱和房子全给你!还不够的话,我的老婆和闺女,你拿去做鸡卖逼随便你!」「陈姐,成山那事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让他出出丑,弄个把柄,没想到他那么老实,他为这过世,我也想不到啊!真的……」当年听到李成山病死的消息后,张天来也害怕了好长时间。想到这里,他不禁抽泣起来。「哼,张天来,你还不是太傻嘛。现在后悔,晚了!你当初害人的时候就没想到有今天吗」陈明华说着,朝狼哥示意了一下。「小骚货,看你老公鸡巴还是没硬起来啊,咱们再靠近点。」狼哥不怀好意的笑着,将女人松开。两人一左一右,将张天来的双手绑在了床沿上。然后,刘颖又拿出了一个鼻塞,将张天来的鼻子彻底堵住。「唔唔……你们干什么陈少,陈爷爷,你饶了我吧,我干啥都成!啊,我还有钱,我还认识好多漂亮女人……」张天来吓的脸都白了,不知道这帮人准备如何折磨自己,更让他恐惧的是,他们会不会杀了自己为了保住性命,他啥都愿意。「别紧张。张校长,只是想和你玩个游戏。」陈明华说话的同时,刘颖也站到了床头,脸朝着丈夫的下体,将整个阴部正好位于男人的脸部。狼哥拿了一根针筒,朝刘颖的阴道里注入了一管紫色的液体。「那是什么毒药你想毒死我公安局会查的!」「什么啊,只是些茄子水而已。你看啊,等下我这兄弟会在你脸上面替你安慰你老婆那寂寞的小骚屄。这个过程中呢,这些东西会被挤出来,你呢要是不想被淋到脸上,就注意看着你老婆的小屄,闪开就成了。很容易的。」「当然,你要是不想看老婆被肏的样子,你闭上眼好了。」茄子!这个世界上张天来最讨厌的就是茄子!6岁的时候,他差点因为茄子而死掉,当时吃腌茄子的时候,茄子噎在喉咙里。由于那种痛苦和恐怖的感觉,他从此对茄子也会感到过敏。所以,茄子对他而言,和毒药没有两样。「救命啊!」张天来拼命的大喊起来,眼泪也流了出来。看着妻子阴道滴答下来的紫色液体,他拼命的将脑袋扭开,躲着妻子的下体。「靠,这个姿势很累人啊。」狼哥将屁股放在床沿上,试了试,抱怨道,然后将自己硬硬的鸡巴缓缓的插入到了刘颖的阴道,「张哥,注意啊,我开始肏你老婆了!」按照陈明华的吩咐,狼哥插的很慢,让女人的阴部始终保持在张天来嘴巴的正上方。插入的程度一次比一次深,使得每次都要将一些液体挤出来。张天来强忍着屈辱,仔细观察着男人那根丑陋的阳具怎么进出着妻子的阴道,如何带动着阴唇的蠕动,男人和女人的淫液如何的渗出,然后在有液体滴下来的时候晃动脑袋,嘴巴及时躲了过去。很快,张天来的眼睛就因为愤怒和屈辱而充血了,视线模煳起来。他极力的眨着眼睛,努力的晃动脑袋。终于,张天来感到妻子的阴部液体应该快完了。「呵呵,玩的不错啊。张校长,这对你是不是太小儿科了让你女儿在给你增加点难度吧。」陈明华推着女孩站到了张天来的屁股后面,之前张文静就把床的后半部分推了开去,并且用剪刀将父亲的病号服和内裤剪了下来。张天来突然之间感觉到屁股一阵剧痛,「啊」的一声惨唿,禁不住望下体处看去。却是张文静挺着那根假阳具,狠狠的插进了父亲的菊门。当然,女孩并不知道,这是她插过的第二个父亲了。「啊,疼!」女孩有点害怕,但她马上感到了后面男孩那根粗大火热的鸡巴,狠狠的插进了她的屁眼,然后,她跟随着男孩的节奏扭动起屁股来。「啊……啊!」这下张天来受不了了,屁眼处传来阵阵的剧痛,骨折的几处伤口也随着身体的晃动而发疼,脑袋眩晕起来,再也跟不上妻子阴部的晃动节奏了。他只能紧紧的闭住嘴巴,但终究人是要唿吸的,等他张开大嘴唿吸的时候,感觉嘴里一凉。完了,茄子汁液进到嘴里了!张天来嘴里拼命的咳嗽起来,但哪里还来得及。他的喉咙立刻感到痛苦,仿佛气道塞住了,完全无法唿吸。原本就受伤严重的身体再也负担不起他心脏的跳动,他的意识逐渐模煳了起来……屋里两对男女沉浸在性爱的欢乐中,根本无暇顾及到床上病人的死活,他们拼命的抽插迎合着,努力的将心里的欲火发泄出来。好一会儿,屋里才安静下来。又过了一阵,传来了刘颖幽幽的声音,「他死了。」张文静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畏缩的拉着男孩的胳膊。「靠,死的太及时了,他再不死,我腰真要折了。这个蠢货,哪里有什么茄子水!老板,还是你的手段高啊,自来水加点颜色就把他给吓死了,呵呵」狼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下床穿起衣服来。「狼哥,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陈明华出来,看到屋里空荡荡的,陈玉娟不在了。他急忙追了出去,发现老师正靠在走廊上发呆。「姐,你怎么哭了」陈明华不解的问,「你应该高兴才对啊。」「没事,我想起了老李。」陈玉娟紧紧的抱住了陈明华,将下巴放在了男孩的肩膀上,「心里很乱,陪我到去喝杯酒吧。」酒吧里,陈玉娟讲了很多很多,多年的委屈和仇恨统统倾诉出来,这些东西太过沉重,压的她喘不过气来。陈明华只是默默的听着,紧紧的搂着女人。慢慢的,陈玉娟睡着了,男孩调整了一下女人的睡姿,也依靠着女人睡了过去。同一个晚上。距离医院三个街区的学校家属楼里,一个房间的灯也亮了很久。屋里,一个女孩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书本,半天没翻动一页。最近怎么了妈妈老是不着家,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华哥也总是神出鬼没的。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等等!他们两个失踪的时间为什么那么一致难道……李映梅眉头皱了起来,平静的脸蛋上突然一阵扭曲,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开始自言自语起来:「可怜的梅梅,还是受不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每次都要我出来给你收尾。哼,男人哪有一个不花心的!爸爸和华哥也是男人啊。」城市最大最豪华的电影院里,陈美英一家三口正其乐融融的看着电影。陈美英的心思并没在电影上,她看了一眼沉浸在电影情节中的女儿,不可察觉的叹口气。丈夫这几天表现的很反常,突然对自己和女儿热情起来,尤其是今天,先是给女儿买了个学习机,又是吃大餐,又是看电影的,让陈美英感觉丈夫换了一个人似的。电影上搞笑的情节逗得全场笑成一片,陈美英看着女儿开心的笑容,也露出了笑容。这样不是很好,不正是自己希望中的家庭场景吗丈夫以前很对不起自己和女儿,让两人和他的关系很僵。但既然知道悔改,那比什么都强。以后我们会幸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