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月落西窗第五卷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7上-【2024年2月更新】

时间:2024-02-13 浏览量:1次

月落西窗第五卷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7上-【2024年2月更新】

第一节水流过的季节(7上)“爷…不…不要嘛……都被人…看……看到啦……”无可幸免的时候,在池水中人都向身边集中的时候,被男人的一双大手围着自己的乳房打转的时候,羞涩的一阵阵在众目之下被男人玩弄着耻辱中,霄凌唯一能做的就只用这样与其说在阻止男人对自己的侵犯,倒不如说是她用这样怯怯的声音来诱惑男人更多的侵犯。“是怕爷和苑儿看吗”顺手把身边的馨苑拉了过来,然后轻轻扯住她的一粒涨饱的乳头,慢慢地一点点的在霄凌的眼前拉伸着,男人一边把手伸到水下抓揉着霄凌大腿内侧的嫩肉,一边问着她。“爷…不是的……凌儿是…是……啊……爷……不是爷…的……是……”看着馨苑的乳头在眼前的一点点的拉长,看着冰儿和小雅在莉雅与玉莲拥着的越来越靠近这边,尽管水面上是看不到,男人的大手在水下抓揉时会时不时碰触到自己的阴唇,可愈发羞耻起来的霄凌扭动着身体的躲避着男人大手对她的侵犯。敏感到霄凌的羞耻,馨苑不由得回头看去,两个女儿一对上自己看过来的目光,她们都齐齐地轻的啊了一声的,低下了更加红了的小脸儿。“爷…不啊……”女儿那飞快躲去的带着不解与微微惊恐的眼神,女儿那在水波中隐隐现现的小小的嫩乳,如重锤一样从馨苑的眼中一直敲进了她的心底!只是哀求的叫了,她就软软地瘫在了水里了。被男人的大手搀住了身子,也就这样的被男人半拥在了怀里,一边的乳房被男人从腋下传过来的大手尽情的把玩,另一边的乳房则在水面一显现地就被男人的大嘴啃咬了起来。已经是半转身对着女儿们的了,已经是让女儿们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极度而来的羞耻瞬间从心头冲起,馨苑又是颤颤的叫了声爷的,就把脸深深地藏进了男人的肩窝里。脸被男人的大手慢而有力的搬起,怯怯而紧闭的双眼也感受到男人逼人的目光后不由自己地张开,在女儿们的眼前,被男人这样肆无忌惮地亲吻,在女儿们的面前,被男人命令的眼睛看着的伸出自己的小舌头,去一点点地舔着男人的嘴唇。水的浮力,只是担在自己身下的男人不是很用力的一托,自己身体就不受控制地漂浮在水面上。嫣红中透着紫色的乳头,在露出水面的乳房上饱满地绽放,忽然漂起的身子在类似失重的感觉里,让自己的双腿习惯打着水地蹬开,当自己那把阴毛修剪的非常整齐的屄儿直直地对着两个女儿了,反射似地刚要加紧的双腿,却硬生生地被男人的大手插了进来。碧波荡漾的水面上,自己一双莹白的乳房在女儿们的面前,在男人的大手和嘴巴下变换着各种的形状,众目集集下,男人的手指无情地翻弄着自己那羞耻的阴唇!羞耻啊!几乎想要立即就让自己想要死去的羞耻啊!可是就是这样的羞耻,自己的乳房却涨挺得有要炸了的感觉!就是这样羞耻,自己竟然感觉到硬了不能再硬的乳头,似乎在空气中自己也颤颤地抖动!更是那羞耻的不能再羞耻的阴唇,才被男人的一根的手指那么轻轻的一拨,极度地充血起来的它们,不但最大限度肿胀起了身躯!那从阴唇上如针刺一样滋味,射射地就蹿边了自己的全身!不可抑制的叫声,是自己被身体的敏感所惊恐而发出的惊叫,可是颤颤抖着乳头被男人手指的舌尖的弹拨,敏感的不能再敏感的阴唇那样更是羞耻地被男人一下下地撩弄,高一声,低一声还断断续续的叫,就一次次地从自己大口大口喘着气的嘴中,响遍了整个浴室的每个角落。双腿被男人强有力的大手最大限度的噼开,当自己那羞耻的阴唇也在被噼开的双腿带动下,对着两个女儿张开了,这个男人居然抓过自己的一只手按到自己羞耻的阴唇,让自己当着女儿们的面开始自渎!是被男人拉过来的香秀,在水下托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面对两个女儿自渎,是霄凌在这个时候被从水中站起来的男人,按到了他的胯间,让自己用三根手指插自己的阴道,把已经微微涨了些的鸡巴塞进了跪在了水中的,霄凌的小嘴里,微微弯了腰的男人,伸手抚弄着女儿冰儿被水汽沾染而柔顺地垂下的头发。自己必须要大声的叫,才能让男人抚弄女儿头发的手停留在她的耳垂边,自己只有用手指拼命的往自己的阴道插,才能让男人已经垂到女儿纤细的脖子上的手,只在女儿的锁骨上端用手指如触摸琴键般地轻轻的跳动着。“不……啊……”只是注意到了男人左手边的冰儿,当在男人左边的手臂下闪过的缝隙里的那惊人的一幕,疾唿阻止的馨苑却因为忽然涌动来的高潮里,有了眩晕的感觉。是男人左边手臂闪出的空隙,让馨苑看到已经缩在玉莲怀里的小雅,正被男人的另一只大手肆意把玩着她那也许只比鹅蛋大不了多少的小小乳房了!只是,这样急了的馨苑更没有想到,这样惊慌的想要去阻止男人的时候,自渎的她会在这样的刺激下来了这样勐烈的,让她几乎眩晕了的高潮。眩晕的感觉渐渐地消退了下去,急不可待地张开了眼睛跟着就爬起身子的馨苑才发现,她已经来到了池水的外面,和这里所有人一样的都在水池边被热热的池水浸润得暖暖的石头上。男人头枕着霄凌的软腰上,霄凌就如一个抱枕一般安静地卧在铺了白色浴巾的石头上,现在趴在男人胯间在吸吮着他鸡巴的是香秀,自己的两个女儿冰儿和小雅,一左一右的缩在男人的臂弯里,男人的大手都从她俩腋下穿过去,把玩着她俩那都刚刚发育了一点的小乳房。莉雅抱着同样也缩成一团的春妮,在男人他们的边上半躺半坐着,而就在自己身边的玉莲,现在就笑盈盈地看着自己。一种从心底发出的无力感,让爬起身的馨苑又慢慢地伏下身去,一阵轻轻颤动而清越地响起的铃声里,拖着细长金属链的馨苑,用常人绝对无法做到的怪诞却轻巧柔美的步子,四肢弹柔地朝男人那边似小跑一样地的行了过去。(码文到这里的时候,老木停了几天,起因是老木这几天和以前看过的一些有关于调教的文章,这也是老木在码叶家会所这个章节时,用了很长篇幅的原因。上次老木在回复大家留言的时候,曾经提到过调教的四大流派,文中提及的馨苑是属于‘兽奴’流派的一个分支,霄凌则属于另一个流派中‘器女’的行列。一般来说,兽奴有两种。一种类似于宠物,就如馨苑这样供人把玩的这类,另一类是用来当众做表演的。不论是哪一种兽奴,很少有在十岁以后才开始调教的。总体是从三四岁开始初选,再到七八岁经历一次复选,然后再用大约六到七年的时间基本完成调教的过程。这样严格的过程,是为了保证调教绝对的质量。首先是一个兽奴的外型,必须要是什么就必须像什么,如四肢的比例,做动作时神似的程度等,都为了一个结果,当把兽奴用动物的皮毛包裹起来的时候,当她在远处向你跑过来的时候,第一次见到的话,你很难分辨出是真是假的。另外再说一下,四肢的比例是要求把兽奴的四肢,用一定的方法延展成她所装扮成的某种动物那样的比例,以求在外型上首先要没有破绽,然后和她所装扮的动物一起日日夜夜的生活上几年,让她的行为举止完全与动物同化。这样也就是传统的调教和诸位大大在兽化调教上最大的不同,这也是为什么真实的调教要花上那么长的时间和在那样年龄才可以的原因了。还有,刚才提到做表演一类的兽奴,她们也大致有两类,一类愉悦式,如舞蹈啊,表现宠物的聪明啊等不足而一;另一类的表演是需要刺激的,兽奴会被装上犬齿,戴上兽爪,用互相攻击的血肉横飞来取悦于大家闺秀或是名媛贵女。器女相对要简单一些,她们主要是替代一些日常的生活器具。如睡觉用的枕头,坐着时的垫子,还可以是其他一些起居用品等。这样的器女选材也很重要,如什么样的身型可以让头枕去舒服,什么样的垫子坐上去不会让屁股难受,还有,如撒尿的时候,什么样的器女能在晃动的车里,让尿液一滴也洒不出来,什么样的器女在……还是不要说那么细了吧,胃不好的人会吐的。不过器女在传统中的地位是最低的,而就是这样地位最低女人,也因为某些原因有很大的区别。如接尿的器女不是地位最低里面更低的,原因是能在主人家的内宅,即使是做这样的事情地位也是有一点。地位更低的是,伏在轿前马下或是在辇车辕下做抽梯(辇车一般比较高,下车的时候需要在车辕下备上一个专门用来上下的,类似梯子一样的东西)用的器女。不论是兽奴还是器女,她们只是供人玩耍和使用的器具,所以,她们永远不可能被主人宠幸的,而且这样的她们,大约只要几年的时间就会被看腻了的丢弃了。而这样的调教过程是庞大的,是一个两个人根本无法完成的,同样这样一个庞大的事,是用一两个女人无法完成调教的。相对来说,兽奴要出个极品,约是个百分之一甚至比例更小,器女好一点,十个里面总是有个三五个的,因为做不了这个,那个还是可以的。至于说没有被调教好的,那其的命运老木我就不说了。而对于已经成年或是基本成年的人进行调教,其手段最多,但是成功率更低,因为大多数是还没有到达成功的时候,已经在精神崩溃了的开始半疯半傻了。传统在调教中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传统就在调教中配合地使用了一些有镇定作用的药剂来配合调教的。可就是这样,这类女人调教的成功率依然是很低的。话到这里说了一下调教这个词,在不下数十种方式中的一两个。这些东西也许能折射出传统有关奢华的一个角落,从而能让大家对传统中的奢华有个概念,另外,当这样的奢华摆在一个人面前时,是什么样心境的人才可以来驾驭奢华。老木的脑子里都是些杂七杂八的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所以大家就当看一个人在胡说吧,不过真是把更新给耽误了,从新开始码字了才发现有些得不偿失。所以说明一下耽误更新的原因,后面的内容马上就会跟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