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世界的唯一学园篇-【2023年11月最新】

时间:2023-11-21 浏览量:8次

世界的唯一学园篇-【2023年11月最新】

世界的唯一学园篇-【2023年11月最新】

世界的唯一学园篇-【2023年11月最新】

世界的唯一学园篇-【2023年11月最新】

有种很不协调的感觉一直侵袭着我的心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个世界剩下我一个男子。

我发觉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已经是我16岁的时候。但是在我的记忆里,依稀记得

我的身边还有其他的男性朋友……但是等我发觉到时,记忆却开始模煳了。

然后,过了一年的现在,我才发觉到这个世界,其实是……

----

「呵呵……」轻柔的笑声在我耳边想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此时在教室里,一个可爱的短发少女正骑坐在我身上,卖力地扭动着屁股,用她那

紧凑的蜜穴服务着我的分身。

这间教室并非只有我和她,但是其他的女同学不是自顾自地在读书,就是在一旁看

着我和她的性爱表演,一点都不认为这是多么羞人的事情。

「怎么突然笑得这么开心,理惠」这是这个女孩的名字,也是我妹妹的名字,也

是我贡献出第一次的女孩名字。

她的个性就像在做爱时一样,十分文静,不过料理万能,几乎没有什么难不倒她的

料理。

「没什么,只是哥哥发呆的样子也满可爱的……」理惠微笑着,身体的动作虽然小

,却不曾停止。

现在的学校已经没有在上课了,每位女同学来到学校,就只是自习或是组成小团体

聊天、抑或是像现在这样,找我做爱。

这也是让我感觉不协调的原因之一。

此时,理惠的动作从原本的磨屁股改成了上下套动:「哥……开始舒服了呢……」

「嗯,妳的水也变多了呢。」双手抱着他光滑的屁股,我让理惠能够更轻松地动作。

「水多才好嘛……啊、啊啊、喔、啊……」理惠口中夹带着细微的叫声,在勐烈地

摆动屁股几下后,就随着身体一阵抽蓄,大量的淫水从交合处喷泄而出,达到高潮后

,就整个人倒在我身上微喘着气。

她看起来虽然疲累,不过泛红的脸上依然挂着满足的微笑。

「看来理惠结束啰。」「庆同学到现在还没射出来呢。」「好啦好啦,可以换人了

吧」一旁的女同学七嘴八舌地,弄得理惠只是紧抱着我,似乎不太想离开我的身上。

看到这些女同学脸上那副渴望的表情,我也只能以苦笑响应。

星空庆,这是我的名字。

「来,该我了,从后面来吧。」另一位有着金色长发的少女背对我趴在课桌上,露

出毫无内裤遮掩,细皮白肉的屁股,依稀还可以看到蜜穴四周的淫水。

内裤内衣似乎已经从她们的记忆里消失了,我好奇地询问,她们却反问我「那是什

么」,弄得我不知道该惊讶还是该惊喜。

我拍拍理惠的肩膀,理惠也知道我的意思,乖乖地下来后,我就起身从金发少女的

背后,将分身插进他那已经泛滥的蜜穴之中。

「啊……好棒……」在我感觉到分身有种炙热的挤压感时,少女也吐出了欣喜的气

息。

「啊,学生会长又偷跑!」「我等了好久了呢……」「下一个要换我喔。」其他的

少女们吐出有点不悦的话语。

「明日香,最近妳来的次数似乎多了点喔。」我我一边附和着旁边女同学的不满,

一边双手从背后玩弄着她的胸部,而她也乐地用双手把身体撑起来,让我能玩得更尽

兴:「唉唷,今天还早嘛……等下我还有事情要忙呢……唉呀,顶到花心了……」

樱明日香,是学校的学生会长,不管在家世或是美貌上都是一等一的,可以说是本

校的校花,不过个性不仅作风大方,对于性欲的渴求却也比其他人都还强,可以说这

一年来她和我做爱的次数仅次于理惠。当然她的霸道也让其他女同学略带不满……只

是不知为何,不满的情绪总是持续不了多久就烟消云散,一直到现在也没出现吵架的

状况。

随着我的抽插动作开始剧烈,明日香屁股的迎合动作也越来越狂野,除了交合时出

现的「啪啪」声外,还有课桌摇动时产生的声音。

玩得性起,我索性抓起她的一条腿,以便将分身能够更深入她的体内。在看似粗暴

的动作中,象征着欢愉的淫水不断地滴落地面。

「啊~~好棒、好深啊……」明日香乐得大叫:「啊啊……要被玩坏了……我要被

玩坏了……啊~~~」突然地,他全身抽蓄,整个人就这样达到高潮。

虽然她高潮时,蜜穴勐烈地收缩,但仍没达到让我射出来的程度。

「唉呀,今天真快。」我并没有把分身从她的体内移开,只是放下了她那被我擡起

来的脚。

「太舒服了嘛……」让我玩了几下胸部后,明日香才主动地离开我的身边,毫不理

会身上因为做爱而绉折的制服,对着我挥手说道:「那么我就先去忙了。」

「嗯,去忙吧。」才刚和明日香道别,我就发现跨下此时已经有三名女同学抢着用

舌头和嘴清理我的分身。

我索性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让她们自由发挥-我才一坐下来,中间的女同学就想要爬

到我身上,不过立即被另外两位阻止。

「啊~我快忍不住了啦,里面好痒喔~」

「我们也是啊~」

「喂喂,别吵啊。」看着她们竟然为了这种事情在吵架,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

处理。

「这个借妳们吧。」此时旁边一位戴眼镜的少女,从书包里拿出两三根按摩棒:「

不能给庆同学添麻烦喔,这很好用的……」说着说着,少女掀开了自己的裙子,可以

看到一根同型的按摩棒正深埋在她的蜜穴之中,旁边还有电线延伸到大腿上的长方盒

子里。

不知道是不是感到新奇的样子,不止在我面前的三名少女,连在一旁苦苦等候的其

他少女也跑去凑热闹。

「我来帮你清理好了。」这时在一旁留着长发的少女主动地跪在我面前,示意我之

后就开始清理我的分身:「人都被瑞穗学妹引走了呢。」

「哈哈……」面对面前的少女,我只是苦笑。

这位是南野琴,是三年级的学姐,而被称为「瑞穗」的则是另一位学姐:信宫瑞穗。

「学姐的口技还真棒啊……」从分身传来的美妙感觉让我不由得说出这句话来。

「呵呵……因为我每天都在练习啊……瑞穗给的按摩棒很好用呢。」回完我的话,

琴学姐又低头把我的分身含进嘴里,里面的舌头不断地刺激着我的分身。

既然早有这样的东西,那怎么现在才拿出来分享呢我心中闪过这个疑惑,但并没

有开口询问的动作。

反正都拿出来了,我也可以稍微轻松一点……虽然说连我自己都讶异那连御千女而

不倒的精力。

不过我倒没想到身为茶道社社长的琴学姐,原来也有这样的嗜好啊……。同样都是

大小姐,琴学姐就有着大和抚子的风范,除了茶道外,在花道和体操项目也有着十分

卓越的成就,很难想象她在性欲方面也出乎我意料之外地强。

至于瑞穗学姐,据说她家里就是开情趣商店,外表却是戴大眼镜,留着两条麻花辫

,十足乡下女孩的模样……很难看出她对性也如此开放。

不过,为何我还是会感觉到一丝的不协调呢

想着想着,等我发觉到的时候,我已经把今天的第二发精液射在琴学姐的嘴里和脸

上了。

「谢谢招待。」琴学姐一边品尝着我的精液,一边还不忘道谢,让我也只有跟着道

谢的份。

而一旁的少女们,则已经混在一起,在按摩棒的「服务」下,在舒服的呻吟中已经

忘了我的存在。

「……琴学姐,看来得麻烦妳再陪我一下了。」

「不用说一下,一整天都可以。」她微笑着,扶着我那依然坚挺的分身,慢慢地坐

了下来。然后在我的分身进入了她潮湿的蜜穴时,将上衣往上拉,露出了丰满的胸部

:「来,别客气,尽量玩。」

我当然是照作了。

午餐吃完,我独自一人来到了顶楼阳台上晒太阳。

不过在楼顶上的并不只我一位-是我们班的导师「冈村美奈子」。拥有日美混血的

她,有着一头亮丽的金色头发,还是学生会长的阿姨。时常穿着金黄色的OL套装,

完全衬托出她的E罩杯胸围和浑大的屁股。就连不上课也是她的指示,完全放任我

们在教室里大搞性爱派对,甚至于连自己也会来凑一脚,但也不会忘了老师的本分,

特地传大家一些性爱的技巧。

「吃饱了啊」看到我上来,美奈子老师转过头来,一脸笑意。

「嗯,学校的午餐真的很不错。」走到老师身边,身体倚在栏杆上,凉爽的风吹的

我通体舒畅:「只是……」

「只是」

「真的不用上课吗总觉得来学校没上课……怪怪的。」我诚实地提出我的疑惑。

「呵呵……」听到我的疑惑,老师笑了笑:「其实,『怪怪的』不止这些吧」

「老师」听到老师的话,突然有种寒意直冲向我的心里。

「呵呵……开个玩笑而已,这样就被吓到啦」也许是发觉到我的异样,老师笑着

解释。

「真的只是开玩笑吗」虽然内心的寒意不是假的,但老师既然说是玩笑话,我也

只好姑且信之。

不过,我对这个世界的疑惑,并没有因此而消失。

此时,随着脚步声传来,又一位女同学来到了楼顶-是三年级的学姐,有着一头黑

色长发的「高田幸子」,是游泳社的社长,刚刚教室里三个帮我清理分身的女生之中

,其中想要爬起来的少女就是她。

「唉呀,陪你的人来啰。」

「老师也要一起吗」没有任何的掩饰,幸子学姐十分大方地说道:「有时换换地

方也很不错呢。对吧,学弟」

「学姐,哪一天不是这样的,嗯」我依然靠在栏杆上:「刚刚没得逞,现在先来

报到吗」

「唉唷,谁叫你的东西这么棒呢,反正之前我的份都是在教室,今天换个地方也不

错。」发着娇嗔,幸子学姐跪在我面前,并把我的分身从裤子里请出来:「还真羡慕

你妹妹呢,每天都可以满足……嗯……」说到这里,学姐的嘴已经把我的分身给含了

进去。

学姐的口技比起几个月前,已经十分纯熟,让我不由得轻轻地将屁股往前顶。而她

似乎不以为意,还不时以充满着挑逗的眼神看着我。

「来,躺下来吧。」脸色微红的老师显然也动情了,轻柔的动作让我躺在地面上,

然后自己也把身上的金黄色窄裙脱下,露出了金黄色的阴毛,就这样坐在我的头上,

让我的嘴巴正好对着她的蜜穴。

可以看的出来,老师的蜜穴正缓缓渗出淫水,酸甜的味道从我的舌头侵入大脑。

「唉呀,被抢先了……」耳边传来学生会长的声音,看来她显然刚刚教室还玩不够

,现在也想来插一脚的样子。

「过来这里吧,明日香。」老师把学生会长叫了过来后,我的视线里就看到老师与

明日香互相接吻的画面。

就在我的舌头不得闲地舔食着老师的淫水时,从分身又传来与口交时完全不同的紧

凑感-看来学姐已经用蜜穴代替她的口,来服务我的分身了。

「啊啊……好棒、好爽喔……」从分身的感觉与学姐的淫荡叫声,可以知道她已经

是一发不可收拾,狂乱地在我的身上舞动着淫乱的肢体。

「唉呀,妳这里放了这么棒的东西啊……」「是啊,向瑞穗学姐借来的,感觉差了

点,不过还不错用……」老师和明日香一边爱抚一边谈话,让我知道连明日香也不甘

寂寞地向瑞穗学姐借了按摩棒来止痒。

老师和学生会长后来爱抚到忘我,就在一旁玩了起来,而我也趁机起身,让幸子学

姐背对着我,抓着双腿,就在老师与学生会长的面前演起性交秀。

「学姐,妳的汗好香啊。」「啊啊……你的东西也不错啊……塞的我好满……啊!

顶到花心了……」「老师,按摩棒……不要拔……」「唉唷,借人家用一下嘛……」

在淫声浪语之中,午休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下午,是体育课-只是现在的体育课就只是让大家打打球运动一下,而运动自然也

包括了做爱。

在偌大的体育馆里,大多数的女同学不是打篮球就是打躲避球,至于我,则是躺在

在一旁预先铺好的跳高专用床上,看着女同学在我身上淫秽地舞动着身体。而在我的

身边则已经有两位女同学带着满意的笑容,无力地躺在床上回味着之前的高潮韵味。

「唉呀,你也动动嘛……」身上的女同学似乎还不满意地向我要求着。

「我想让妳玩久一点啊。」我下身没动作,双手也只是玩弄着旁边两位的身体,让

她们发出细微的欢愉声而已。

「啊……这样玩不够爽啦。」少女一边抗议着,一边把身上仅剩的运动上衣脱掉,

露出大到难以一手掌握的胸部,然后就趴在我身上:「对了,上次和你做爱是什么时

候的事情了」

「两星期前在操场吧」不知道为何,虽然整个学校约有一千两百个女同学,我就

是知道哪一天谁和我做过爱,清晰到令我自己都感到讶异。

但为何我一年以前的事情竟然只有模煳的记忆呢

「啊,要出来了……快点……」突然地,她的屁股上下的速度加快不少,然后在她

身体突然地僵直的时候,从蜜穴传来的挤压感让我将精液从分身释放到她的体内:「

啊啊……好、好热好满……满满的精液……进来了……」高潮后的她,无力地躺在我

的身上。

此时,篮球赛也到了一段落-只见大家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全部一股脑地坐在地上

,脸上或多或少带着享受性爱时该有的红潮。

因为她们的双腿间,都插着一根按摩棒-不只是打篮球的,在场的所有女同学几乎

都是以这样的状态下做运动……真不晓得是谁想出来的玩法。像刚刚的篮球赛就有人

被滴出来的淫水给滑倒了,躲避球也是有人滑倒连连。

「雏子,泄出来啦」此时明日香会长走了过来-除了身上的一件白色运动服外,

下身都没穿上任何遮蔽物,露出了金黄色的阴毛与沾满了淫水的蜜穴,以及按摩棒的

一端。

很显然地,她很享受于在我面前暴露身体。

「嗯,肚子里满满的都是庆同学的精液呢……」毫不在意地回答明日香的话,雏子

依然没有离开我身上的意图:「只可惜庆同学的好东西只有一根……」

宫野雏子,体操社副社长,公认学校同年龄里胸部最大的……大约也是E罩杯以

上吧。在现在没穿内衣内裤的状况下,每一次的动作都会让她的胸部晃动不已。和明

日香基本上是宿敌也是密友,时常为了和我做爱的问题而吵起来,但最后总是和我一

起玩起3P,算是刀子口豆腐心的人吧。

「所以说有按摩棒,我就可以轻松一点啰。」

「可惜这东西太硬又太冷了……」听到我的话,明日香从蜜穴里把按摩棒轻轻地拔

了出来,这一拔淫水就像止不住的水龙头一样,直往地面滴搭搭地滴着。

「不过今天学生会长已经玩太多次了吧嗯」紧抱着我,雏子似乎没有让位的企

图。

「哈哈……确实今天好像找太多次了……」被雏子这么一说,明日香只有打哈哈的

份。

「那雏子今天就陪我小睡一下好了。」中午只顾着和学姐欢乐,都忘了要睡个午觉

了。

听到我的话,雏子一副欢天喜地的表情,闭上眼睛享受着躺在我身上时的美妙感触。

「那你就好好休息吧。」知道我的意思,明日香也没有继续打扰,重新把按摩棒插

回自己的蜜穴后,就若无其事般地回去打球了。

让我醒来的,是左肩头上的些微痛觉。

张开双眼,映入眼帘的除了已经关灯的,体育馆的天花板外,还有月光下一名少女

的脸蛋-并不是雏子,而是一位学姐的脸蛋。

黑野京子,这是她的名字-此时的她正跨坐在我身上,手上还拿着一把注射枪,似

乎是把某些东西注射进我的体内的样子。

从分身可以传来她那里持续蠕动着的感觉,不用动就可以让我感到十分舒服。

她平常就一直待在专属的实验室,据说还是美国大学的生化学系资优生,之所以会

回来高中读书,据说是校长特地邀请的样子。不过遇到要做人体实验时,我都是第一

个被抓进去的……还好没出什么大的纰漏,不然我现在大概已经去见阎罗王了。

「醒来了吗」看到我张开双眼,学姐并没有很惊讶,只是淡淡地说道:「这是某

些人提议的,不然你以为光靠按摩棒她们就能止渴啊」说着说着,就把枪收了起来。

我想站起来,却发觉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在『完成』前,就先躺一下吧。」知道我想站起来,学姐只是拍拍我的肩膀,示

意我暂时先继续躺着。

看着赤裸的学姐背后像是蝙蝠一样的翅膀,不知为何地,我一点感觉异常的反应都

没有,就好像这本来就应该是如此的一样。

「你,有感觉到奇怪的地方了吗不是指身体,是指全部……包含生活在内。」抚

摸着我的脸颊,学姐的话却让我感到一股恶寒。

类似的话,美奈子老师也在中午时说过一次。

「想知道吗」

「如果……事实和我有关的话,我有知道的必要吧」虽然学姐的蜜穴让我的分身

硬直地十分舒服,不过我现在的心思都在学姐的问题上。

「你确实有知道的必要。」学姐躺在我身上:「不过在此之前先让我爽一爽吧。」

「可是我不能动耶。」我露出了苦笑。

「京子,就别挑他的胃口了,刚刚让他泄了两三次还不够啊。」此时,传来美奈子

老师的声音。

「唉呀,妳也来了啊。」

「今天……正好整整一年吧,虽然说其实已经不需要交报告了,但不说妳心里也会

有疙瘩吧」穿着套装的美奈子来到我们身边:「庆同学,你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吗

接下来的事实可是会把你对这个世界的知识都颠覆的喔。」

「……会让这个世界消失吗」

「这得看你是怎么想的。」美奈子的语气十分认真,但却让我心中的些微恐慌消失

无踪。

毕竟,我还不想让这个世界因为我一个人的想法而消失。

「首先,先问你一个问题。」学姐看着我的脸,说道:「今天是公元几年」

「2005……不过妳既然会这样问,大概只会更晚吧」我提出了我的想法。

「确实是如此……」回答的是美奈子:「以地球的算法,今年实际上是2115年,

也就是地球毁灭后110年。」

「地球毁灭」

「没错,因为一场突然爆发的星际战争将地球卷了进去……正确来说,是战争时一

颗震动弹在月球表面突然地被引爆,导致月球脱离轨道,与地球相撞……收拾残局的

就是负责安装的,我们这个星系的人,因为事故的发生,是我们星系的激进派过于想

提早结束战争而引起的。」京子的表情一脸歉意:「再接下来的一百多年里,我们拼

了全星系的科学力,努力想把地球复原……但是成果并不显着,最后是美奈子的帮忙

才勉强有了现在的成果,不过也已经是第三次的实验了。」

「学姐和美奈子……是外星人」这是我唯一可以理解的事情:「那我们……」

「我的身体是以地球人的基因为主制作的,我本身是一种精神生命体。」美奈子说

道:「在京子等人的拜托下,我收集着漂浮在曾经是地球的宇宙空间里搜集着死去者

未消逝的魂魄,再利用京子她们的科技,可以利用灵魂特性直接制作肉体的能力,就

成了你今天看到的那些女学生们……虽然灵魂并无性别,但是可以凭思考模式和人格

来判定……至于为啥都是女性,这连我也不清楚。」

「那,我呢」

「……你是唯一活着的地球人。」美奈子一边回答我的疑问,一边转动着手腕上手

表的某个钮-只见手表发出光来,在空间上形成投射屏幕,屏幕里所见的,竟然是遍

体鳞伤的我在废墟里,抱着只剩下上半身的妹妹……。

「为了不想让你对以后的生活产生不协调的感觉,所以我们对你做了点记忆和人格

上的控制。」京子继续说道:「但是前面的两次『实验』,在告知了事实后,你却在

歇斯底里下,选择了世界的毁灭……」

我默然无语。

「第一次的状况是整个世界只有你和你的妹妹;第二次则是排除了你妹妹的存在。」京子继续说道:「后来第三次的实验在美奈子的提议下,只针对你的记忆做微调整

,不强制改变你的人格……」

「如果现在的我依然执意选择毁灭世界,她们……都会死吧」

「没错,而且也不会再有第四次的『实验』了。」对于我的疑问,京子说道:「这

已经是我能帮忙的最大限……实际上,整个实验就只有我一个人在一头热而已,毕竟

『星球重造』对我们星系的现有科学力来说,还是过于沈重了些。」

「所以第三次的『实验』,我就建议只重造了一部份土地……但是系统的些微错乱

,却让你们都成了几乎是不老不死之身……」

「所以我可以一天到晚做爱都不会累」

「……算是额外服务吧。在修补、重新培养身体时忘了设定胸线停止修补细胞的时

间……虽然不是真的不会死,但以现有的姿态能活着几万年应该不成问题吧。」京子

说道:「不过也罢了,在我进行第三次实验时,我的星球也遭到了毁灭性破坏,所以

我也是个无家可归的人了。只要你不想让这个『世界』灭亡,即使『实验』被迫告一

段落,这个世界也不会就此消灭,而我也可以继续留在这里。不然的话我就只好去流

浪了……」

然后,陷入沉默。

「……好奇怪。」

「嗯」

「说句实在话,」我老实地说出我的想法:「现在的我,只觉得应该感谢妳们,让

我继续活下去……不对,是让『我们』都得以活下来,不管是以哪种形式活下来……」

「放心,对于她们,我只是让她们永远不会对现状起疑,也不会对你所说的每一句

话起疑……换句话说,你实际上是她们的神、她们的王……」京子说道:「不过这只

是单纯方便管理而已……当然她们也有自己的想法、主张,拥有基本的人格。」

「这是京子的主张,她并不希望『实验』只是应付过就算……而且这里现在也已经

是她的第二个家了。」

「所谓的『活着』有许多含意,这样……就够了。」这是我心里真正的想法。

是啊,反正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那就继续这样过下去吧。

「看来你还比我想象的没个性呢。」

「不,只是事实超过我的想象,所以宁可不去想。对了,既然你说了,即使妳的任

务结束了也依然会待在这里,那……」

「你是想说相关的开发科技吗放心吧,那可说是这个世界的心脏,不会被移走的。」京子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怎么是不是要我再加人进去吗可以是可以,不

过要等上一段时间喔。」

「其实也不是加新人,只是想让这个世界加点料而已。」

「以后有时间再讨论吧,现在时间不早了。」指指已经挂在窗前的月亮,美奈子说

道:「也该让庆同学去整理一下思绪了。」

「……可是我还没爽过耶。」京子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

--